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华道新闻
近日,阿里、新浪间接入股包银消费金融引发行业关注。工商资料显示,6月21日,包银消费金融注册资本由3亿元增至5亿元,新增股东微梦创科网络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微梦创科)。工商资料显示,微梦创科法人代表为曹国伟(新浪董事长兼CEO、微博董事长)、唯一股东为微博网络(香港)有限公司。企查查资料显示,目前包商银行持有44.16%的股份,微梦科技(下称:微博)持有40%的股份,萨摩耶科技持有15.6%的股份,百中恒投资持有0.24%的股份。根据微博此前向美国SEC提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新浪持有微博45.2%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阿里巴巴持有微博30.2%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这也意味着,新浪、阿里间接入股包银消费金融,并拿下消费金融牌照,最终分别持有18.28%、12.08%的股份。探长读财注意到,阿里旗下蚂蚁金服此前已拿下银行(网商银行)、支付(支付宝)、网络小贷(蚂蚁小微小贷、蚂蚁商诚小贷)、保险(国泰产险51%)、基金(天弘基金51%)、个人征信(芝麻信用试点)、金交所(天金所、网金社)等金融牌照。此次间接入股包银消费金融之后,阿里除证券牌照之外,已基本拿下所有金融牌照。相比而言,新浪拿到的金融牌照数量和份量都要少很多。统计结果显示,新浪已拿到网络支付、保险经纪、基金销售、担保公司、融资租赁牌照,加上本次间接入股包银消费金融,新浪已拿下6张金融牌照。我们都知...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6
浏览次数:164
线上流量格局已定,且短期内很难改变的情况下,大量处于行业腰部的金融科技企业纷纷转向线下,重新铺设获客渠道。一方面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新消费者崛起,“小镇青年”、“蓝领”成为新的潜力客群,另一方面,头部平台机构对这些地区的渗透远不及一线城市,入场机会还足够多,成本尚在投资方的承受范围内。获客对象的重点也在悄然生变,C端用户经历多轮清洗,借贷需求趋于饱和,金融机构手握大量资金,风控倒逼业务,苦等大平台分发流量,而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获客成本价格正在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上涨。此时,同样是“零售金融”重要组成部分的个体商户、小微企业却仍在遭遇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尽管政策一直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但征信难、融资需求小额分散、抵押物不足的难题多年来并未有实质性的解决方案出现。在整个监管环境发生变化后,去年开始大量P2P机构或主动或被动转型助贷,占领线下、发力小微商户,成为新的趋势。线下渠道难省力线下渠道这座宝藏的挖掘并非易事。模式重,人力成本高、管理风险大。除了自己招聘销售商务,扫楼式的做线下产品推广,也有机构采取与线下商户合作,将商家本身变为产品推广员的模式。京东数科(原名“京东金融”)的“金融小站”模式,布局三线以下小镇、农村地区的商超、农资经销、通讯代理点、涉农服务商或其他人流量较大的经营实体,通过提成返点的合作模式,将这些具有当地人脉资源的店主转化为金融产品...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6
浏览次数:56
近期,多起以信用卡“代还”、“套现”为幌子的骗局引发市场关注。 信用卡代偿业务在我国的发展时间不长,但发展速度较为迅猛。在自然竞争的作用下,目前代偿市场已形成一批拥有稳定客群规模的头部机构,以及若干不具备知名度,甚至曲线展业的小型机构。 本文将从信用卡业的发展近况切入,就市面两类常见的代偿模式进行解析,并对市场中头部机构的若干特性,解析当下代偿市场竞争格局。 一、信用卡业的持续发展推动代偿业务的兴起 信用卡代偿,是指持卡人在面临信用卡账单时不能够一次性偿还,通过其他机构申请从而“代为”偿还本期账单的行为。代偿的兴起首先得益于国内信用卡业务的蓬勃发展。 相比于成熟的欧美体系,信用卡业务在我国起步较晚,但发展极为迅速。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我国发卡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尤其在2016-2018年三年期间,年增发卡量高达约1亿张,如图1所示:伴随着发卡量的激增,持卡消费也获得了快速增长。2013-2018年,卡消费业务金额实现了三倍增长。同时卡均消费金额数据显示,六年间卡均消费从0.76万元上升至1.22万元,体现出我国发卡数量扩张带动的消费规模剧增:卡数量、卡消费业务的双增,推动了卡授信总额的攀升。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数据显示,六年间卡授信总额从4.57万亿元增长至15.4万亿元,而在贷余额亦实现了跨越式增长,从2013年的1.8...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6
浏览次数:63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农村金融平台迎来了洗牌。 “原来在东北三省做农村金融的平台有二三十家,现在只剩下我们一家还在坚持。”一家农村金融平台的创始人何曦称。 头部的农村金融平台,曾经有上千员工,目前只剩上百人,负责的是贷后催收和资产保全。 存活下来的农村金融平台,并没有准备放弃。它们寻找到了三大突围方向:农资服务、农村保险和农村电商。 每个模式听起来都有前景,但每一步都走得颇为艰难。 或许,这群把脚深扎在泥土中的农村金融坚持者,从来没有过轻松的时刻…… 01 退出 去年9月,一家头部的农村金融平台停止了放款。 “我们大部分资金都是来自P2P,但整个P2P行业都不景气,我们很难再拿到资金。”它的创始人平圆称。 他们做出了解散平台的决定。 “上千员工只保留了100人,负责去将放出去的贷款收回来。”平圆称,目前还剩下1亿多的资金没有到期,其余资金已基本收回。 到了2019年,农村金融平台的集体退潮更为明显。 主要在东北三省从事农村金融的何曦透露,2017年最火的时候,在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活跃着二三十家农村金融的玩家。 “如今我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身影,只剩下我一家。”何曦透露,这些玩家可能也不是完全退出,只是不再放款了。 在一个明星镇负责放贷业务的业务员发现...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6
浏览次数:38
3386页次11/847首页上一页...  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尾页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