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华道新闻
近日,据美国证监会网站披露,国内汽车交易服务平台灿谷已正式在美国递交首次公开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并由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美林证券、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此次IPO承销商。与最近带着巨额亏损的众多上市企业不同,灿谷的财务报表数据亮眼。去年盈利3.5亿元,同比增长161.5%根据其招股书显示,灿谷2016年、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的人民币4.3亿元和4.3百万元增加142.3%至2017年的人民币10.5亿元,收入由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到2018年同期累计增加27.5%。在盈利方面,灿谷的净收入从2016年的人民币1.34亿元增加161.5%至2017年的人民币3.49亿元。那么,这家连年盈利的汽车服务平台具体是做什么的呢?猎云网通过了解,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创始人为现任董事长张晓俊、CEO林佳元等一批最早在国内从事科技化汽车金融及交易服务的资深团队。灿谷作为汽车交易平台,服务于汽车经销商、金融机构和购车客户,共提供三大业务:汽车贷款促成服务,汽车交易服务和汽车后市场服务。通过连接金融机构和购车者,灿谷利用经销商网络提供汽车融资便利化服务。对于金融机构,灿谷通过信贷发放,信贷评估,信贷服务和拖欠资产管理服,支持汽车融资交易的整个生命周期。同时,灿谷还经营数字汽车交易平台,注册经销商能够获得额外的汽车采购渠道,同时享受增值服务,包括物流和仓储支持。对于汽车...
发布时间: 2018 - 07 - 08
浏览次数:24
“与一家金融科技平台合作了2年多,坦白说效果远远达不到我们的预期值。”一家城商行零售业务主管赵诚(化名)告诉记者。从2016年起,他所在城商行决定集中精力拓展零售业务,鉴于当时缺乏互联网运营与零售业务人才,于是决定引入外部金融科技机构,协助银行开发直销银行运营系统、互联网金融产品设计、反欺诈风控模型、用户数据智能分析等。两年之后,赵诚坦言因银行投入产出比严重不对等,自己多次被“批评”。这并非个案。不少中小银行在引入外部金融科技技术拓展零售业务过程中,均遇到不同的麻烦,比如金融科技平台所承诺的“获客量”迟迟未能兑现,银行前期大量投入未能产生理想效果等。这迫使越来越多中小银行转变合作策略,从前端一次性支付服务费用,转向后端围绕业务合作效果进行利润分成。付费模式变迁不少中小银行就吃过前端付费的亏。赵诚透露,与之合作的金融科技机构在业界名气不小,他们承诺在技术输出同时为银行带来数百万零售业务用户,因此银行先支付了逾200万元的技术服务费。尽管引入这些技术令银行零售业务能力得到较大幅度提升,但金融科技机构承诺的数百万零售业务用户并不到位,其所在零售部门只能自建营销渠道获客,运营开支因此远高于银行预算。一家金融科技平台负责人表示,这种现象在选择前端付费的中小银行中并不少见,甚至有中小银行因为平台承诺的获客量不到位而拒绝支付后续款项。这背后,是部分平台为扩张业务“自吹自擂”惹的祸,由于其自身缺乏...
发布时间: 2018 - 07 - 06
浏览次数:131
一政府财政平台PPP业务人士直言,不少地方政府普遍面临着流动性兑付的压力,因为手里有资金,近期接待了很多周边多个省市地方政府的领导,名为考察项目,实为借钱。近日 ,中诚信国际在西部省份某农商行出具的一份跟踪评级报告中披露,该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相应地,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变为0.91%。而据该报告分析,导致不良率在2017年飙升的直接原因,由于该农商行为了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逾期90天一般被视为实质性违约,一直作为不良贷款的重要参考标准。前述农商行2016年末逾期贷款余额达113.05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为25.75%,2017年该行逾期贷款为103.64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24.30%。虽然2017年较2016年资产质量有所好转,但逾期率仍然偏高。直观来看,近20%的不良率是由统计口径的收紧直接导致,但其背后体现了部分银行和监管单位主动暴露风险,加速风险出清的经营思路转变。一位与该行有业务往来的当地金融机构业务人士认为,近20%的不良率并不算高。“如果看实际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之前该行不良占比超过30%,近年的资产质量是逐渐好转的。”地方债务率高企对公不良率攀升多位银行业和金融机构人士...
发布时间: 2018 - 07 - 06
浏览次数:48
不良率或关注类贷款占比超过20%,资本出现大量缺口。作为商业银行中最为弱小的梯队,农商行正在面临空前的压力。6月29日,一则关于贵阳农商行的评级报告,再次引起了高度关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高达19.54%,同期逾期贷款高达103亿元,占比接近26%。到2018年3月底,该行不良率仍然高达13.86%。贵阳农商行的情况,并非个别现象。虽然不良贷款高企,但该行2017年仍然盈利。而一些规模较小的农商行已经出现亏损,比如广东一家农商行,仅2017年上半年就亏损超5亿元,相当于此前两年净利润的1.1倍。相对于利润亏损,居高不下的不良率对农商行的威胁更大。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个别农商行的不良率超过26%。有些农商行不良率虽然低于4%,但2018年一季度的关注类贷款占比已经超过20%。与不良率相伴随,部分农商行出现了严重的资本缺口,已有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低至1%不足到2%~5%的水平,最低的甚至已为负数。以贵阳农商行为例,剔除二级资本债之后,2017年底资本充足率为-1.47%,拨备覆盖缺口51.75亿元。若要补足缺口,必须补充资本。利润大幅亏损营业利润、净利润出现亏损,在农商行中并非新鲜事。自2013年以来,多家农商行便已出现大额亏损。根据吉林蛟河农商行4月27日披露,2017年全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3.44亿元,同比减少约1100万元;营业支出6....
发布时间: 2018 - 07 - 06
浏览次数:65
2568页次7/642首页上一页...  234567891011...下一页尾页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