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华道新闻
“我们和借贷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催债人经常大清早打电话过来骂脏话,太恶劣了。”因不熟悉的朋友在现金贷平台借款逾期,吴娜(化名)近日遭遇通讯暴力催收。聚投诉平台显示,和吴娜一样被暴力催收的人并不在少数。借款人逾期后,催债人采用“爆通讯录”的手段向借款人通讯录中的亲朋好友施压从而逼迫借款人还款,这也成了催收公司的通用做法。事实上,国内现金贷经过整顿后虽有较大改观,但“撸口子”、高利息、“爆通讯录”等乱象犹存。某大型互联网公司旗下网贷平台法律合规负责人盛凯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违法成本低是现金贷乱象屡禁不止的根源。暴力催收“大清早莫名其妙被人骂一通,特别糟心,扰乱了我的生活。”吴娜最近很烦恼,因不相关的人借款逾期而“被电催”、被肆意辱骂。据吴娜介绍,其一位不太相熟的朋友在一家叫“功夫贷 ”的平台借款,但未正常还款。之后,借款人手机通讯录里的很多人都接到了催收电话,包括家人、朋友和一般交往的同事和商业伙伴,甚至一些仅有一面之缘的朋友也收到了催收公司的电话。而这并不是个案。聚投诉平台显示,截至2019年1月3日,涉及到功夫贷的投诉帖达509篇,投诉理由集中在“爆通讯录影响家人生活”、“恶意盗取通讯记录”、“变相高利贷”等方面。吴娜称,“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借贷平台凭什么盗用个人信息,催收公司凭什么肆意辱骂他人,太恶劣了。”对此,功夫贷客服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明确表示,申请借款是必须要导入...
发布时间: 2019 - 01 - 08
浏览次数:153
“我们想把牌照出租给一些现金贷公司。”最近,不断有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从业者,打探和寻求出租牌照。“希望对方月放款能在5000万左右,产品利息合规,最好是有场景的车抵、房抵、商户贷产品,如果是现金贷,不得是回租和砍头息产品。”一位东北某互联网小贷工作人员告诉新流财经,他们可以向金融科技公司提供合规的互联网小贷放款通道,不限制地域。具体来说,金融科技公司向互联网小贷公司推荐借款人,互联网小贷公司通过在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托管账户放款给借款人,到期后借款人还款给金融科技公司指定账户。互联网小贷公司相当于将牌照租借给了金融科技公司。曾经“高高在上”的牌照方为什么会主动寻求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又会以怎样的模式来合作?新流财经最近采访了一些从业者。月放款1亿,提成千三毫无疑问,互联网小贷牌照是一张可以放贷的通行证。又因为业务不受地域限制,一度成为各路资本争夺的对象。在现金贷大热的2016年到2017年,不少上市公司纷纷发起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比如2017年8月,生产和销售饲料的海大集团、生产和销售日用陶瓷家用品的冠福股份、生产和销售漆包线的民盛金科,均发布公告要投资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作为上市公司,想做金融业务首先肯定是要合规。”曾经一位上市公司高层告诉新流财经,尽管当时其公司并未开展任何放贷业务,但也有拿牌照的目标。上市公司拿互联网小贷牌照,通常是为了完善金融服务板块,有的计划给上下游产业...
发布时间: 2019 - 01 - 08
浏览次数:59
一场游戏一场梦,一场P2P一场梦。P2P行业曾经被称为“风口上的猪”,如今风停了,大部分“猪”摔了下来。深圳市钱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第一网贷)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全国P2P网贷平台退出217家,同比增加130家,上升149.43%;环比增加123家,上升130.85%。岁末年终,钱紧成为压死P2P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多平台招架不住,出现集中性退出,退出平台数量翻倍了!“资金净流出很大,有的平台每月几个亿的净流出,谁能抗得住?”某大型P2P平台副总裁对本报记者称,年末流出的数量会更大。小而美“栽了”P2P的经营模式当中,曾经被认可的有两种,一种是大而不倒,凭借海量用户和流量规模制胜;一种是小而美,走专业化道路,垂直纵深发展形成竞争力。然而,在大平台不断爆雷之后,如今小而美也不行了,监管的力度越掐越紧。时间发生在2018年11月,很多地方传出贷款余额1亿元以下的网贷平台会被“劝退”,接着12月网贷迎来清退潮。北京大学新金融和创业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文表示,杭州清退1个亿以下余额的P2P平台,北京清退待收金额5000万以下的平台,其他地区估计在合规检查结束前后也会出台类似举措,自诩“小而美”的平台迎来了被勒令清退的结局,让人扼腕。对于当初纷纷争相投资网贷平台的VC、PE等投资机构来说,如今一地鸡毛。“小而美”的网贷平台,垂直于某一特定领域或为某一特定区域的借款人和出借人服...
发布时间: 2019 - 01 - 08
浏览次数:70
“徘徊着的,不安着的;向前走,就这么走……”有人用《平凡之路》中的歌词形容消费金融行业在过去一年的境况。消费金融行业经历了怎样的一年?有消费金融行业从业者认为形势一片大好,自己从年初“笑”到了年末;亦有从业者直言站在了生与死的边缘。不同答案的背后,正是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金融科技平台、银行、信托、保险等市场不同参与者的切身感受。群雄逐鹿,谁抓住了新的发展机遇?谁的敏感神经被触动了?谁又能在选准路径后厚积薄发?回首:阵痛与“大跃进”“2018年是比较友好的一年。”一家规模中等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负责人王桦告诉记者,随着监管靴子的落地,他们终于摆脱了“非正规军”的冲击,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王桦口中的“监管靴子”,是指2017年12月1日,央行联合原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即“141号文”),要求经营放贷业务的组织和个人,需取得经营放贷业务的资质。此外,银行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控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回归本源。在141号文下发前,现金贷被视为消费金融行业的“火车头”,不少第三方平台与持牌金融机构进行“联合放贷”,并承担着核心风控的角色。2018年,随着141号文逐渐落地并“发威”,这样的“和谐”局面开始不再。部分从事消费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平台陷入了困境——作为“金主”一方的持牌机构相继...
发布时间: 2019 - 01 - 08
浏览次数:76
3035页次7/759首页上一页...  234567891011...下一页尾页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