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2015蚂蚁金服疯狂拿牌照 芝麻信用业务开展仍存变数

日期: 2015-12-17
浏览次数: 75
分享到: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15-12-17    作者:毕晓娟

 2014年6月,蚂蚁金服联合天弘基金推出余额宝,打开了互联网金融疯狂发展的大门。截至2015年底,诞生一年多蚂蚁金服已马不停蹄的拿下保险、证券、银行、基金等各大核心金融牌照,迅速成为全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除了迅速扩大自己的金融生态圈,蚂蚁金服在2015年另一个工作核心是输出金融解决方案。正如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所言,“在蚂蚁金服整个的业务体系中,支付、理财、融资、保险等业务板块仅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真正支撑这些业务的则是水面之下的云计算、大数据和信用体系等底层平台。接下来,蚂蚁金服的战略就是开放这些底层平台,与各方合作伙伴一起,开拓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新生态。 ”
 
今年盛传蚂蚁金服有上市计划,但公司对此并未回应,专家则认为其上市存在不确定性。
 
2016年,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征信、银行、个人理财等四大业务面临不同程度的挑战,监管政策也会形成一定风险。
 
业务核心:构建金融生态圈 输出金融解决方案
 
在成立一年多不到的时间,蚂蚁金服迅速成为全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一系列动作的背后,还隐藏着蚂蚁金服对金融解决方案输出的极大重视。
 
2015年,蚂蚁金服工作的核心就是输出金融解决方案,扩大金融生态圈。这种输出主要包括两部分,一种是对自己的子公司;另一种则是对外部的其他金融机构和创业公司。
 
在内部输出上,蚂蚁金服旗下的保险、基金、证券、银行、股权融资、征信等各个子公司,几乎无一例外的植根于蚂蚁金服的金融云。
 
保险方面,作为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已完成A轮融资,估值超过500亿。仅今年双十一期间,众安保险当日的保费收入达到1.28亿元,保单数量达到2亿。而作为众安保险的第一大股东,蚂蚁金服在数据等方面的支持功不可没。
 
9月14日,蚂蚁金融收购国泰产险。其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在车险等服务传统保险需求的领域,蚂蚁金服会努力把自身在应用场景、互联网技术、大数据、征信、风控能力等方面的优势输出给保险业务合作伙伴,推动行业向前探索更多的可能。
 
银行方面,蚂蚁金服旗下的三家银行都依靠于蚂蚁金服的金融解决方案。6月25日,浙江网商银行正式开业。这家具有深刻互联网基因的银行,利用蚂蚁金服强大的风控和数据能力,目前贷款余额已达到52亿元。
 
9月份,蚂蚁金服豪掷6.8亿美元投资的印度支付巨头Paytm,10月获得印度央行发放的全印度第一张支付银行(Payment Bank)牌照的筹建许可。11月底,蚂蚁金服宣布,联手韩国电信等19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的互联网银行——K Bank已获得韩国政府批准筹建,待筹建完成并提交开业申请获批后,便可正式营业。
 
对取得海外银行牌照的行为,蚂蚁金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这不是简单拿个牌照的问题,而是表示我们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模式、技术和经验,一整套在向外输出。”
 
基金方面,蚂蚁金服大数据的能力也得到了体现。2月初,蚂蚁金服入股德邦基金,持股比例30%。随后,处理完跟内蒙君正的纠纷后,成功入股天弘基金并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后者因为跟蚂蚁金服合作推出首款互联网宝宝产品“余额宝”而名声大噪。余额宝因应用场景多样化受到推崇。
 
证券方面,2015年,蚂蚁金服在证券业务的动作频频,旨在实现实时交易。6月,蚂蚁金服收购恒生电子母公司浙江恒信100%的股权,实现间接控股。11月4日,蚂蚁金服与德邦证券达成资本层面的合作,正在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
 
据媒体报道,蚂蚁金服在支付宝炒股的功能或许不仅仅是炒股而已,或将实现港股、A股选购,并在大数据支撑下实现“社交实盘交易”。
 
征信方面,凭借多年积累的交易数据、对海量信息数据的综合处理和评估能力,芝麻信用在试运行期间已开展一系列营销活动;基于芝麻信用的蚂蚁花呗等个人信贷产品也在双十一期间大方光彩。数据显示,蚂蚁花呗双十一期间完成6048万笔交易,占支付宝整体交易8.5%,且有60%用户从未使用信用卡。
 
不仅对内部子公司开放数据和金融解决方案,蚂蚁金服还将其共享给外部金融机构和创业公司。
 
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曾表示,“在整个蚂蚁金服的业务体系中,支付、理财、融资、保险等业务板块仅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真正支撑这些业务的则是水面之下的云计算、大数据和信用体系等底层平台。接下来,蚂蚁金服的战略就是开放这些底层平台,与各方合作伙伴一起,开拓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新生态”。
 
9月,蚂蚁金服正式宣布推出“互联网推进器”计划,表示将与金融机构加大合作,计划在5年内助力超过1000家金融机构向新金融转型升级。而记者最新从蚂蚁金服方面了解到,发布“互联网推进器”计划之后,20家财险公司已加入该计划,并在渠道、技术、数据等多方面展开合作。
 
11月底,蚂蚁达客作为一个互联网股权融资的平台正式上线。目前定位在非公开股权投资,每个项目的投资人数在200人以内,也是蚂蚁金服“互联网推进器”计划的重要一步。
 
人事状况:高管保持稳定
 
与其他互联网金融机构频繁的高管变动不同,蚂蚁金服在2015年的高层变动并不明显。
 
蚂蚁金服目前对外公布的高管包括:集团董事长兼CEO彭蕾、总裁兼网商银行董事长井贤栋、副总裁韩歆毅、副总裁兼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首席技术官程立、首席战略官陈龙、人力资源副总裁曾松柏、大安全副总裁Jason Lu、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国际事业部总裁彭翼捷、理财事业部总经理袁雷鸣、保险事业部总经理尹铭、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
 
其中,为发展保险业务,蚂蚁金服将原中国人寿财险公司副总裁兼中国人寿电子商务公司副总裁尹铭招致麾下。10月,在蚂蚁金服开放日上,尹铭以蚂蚁金服保险事业部总经理的身份正式亮相。
 
上市疑云:存不确定性
 
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巨人”,蚂蚁金服在成立一年多时间里,攻城掠地、动作不断。不仅业务全面发展,还受到“国字头”、“中字头”机构的青睐,对于其上市的传闻不断。
 
7月3日,蚂蚁金服对外宣布已完成A轮融资,引入了包括全国社保基金、国开金融、国内大型保险公司等在内的8家战略投资者。
 
据媒体报道,按照融资额以及占股比例倒推计算,蚂蚁金服当前市场估值在450-500亿美元,与小米和Uber比肩。此外,媒体报道还称蚂蚁金服将于2017年登陆资本市场,上市地点或为A股。
 
无独有偶,马云好友、菜鸟网络前CEO、银泰商业前董事长沈国军也曾无意间透露,蚂蚁金服不出意外将于明年在国内A股上市。对于该言论蚂蚁金服方面不予置评。
 
虽然业务布局迅速、全面,备受资本青睐,但蚂蚁金服的上市仍然存在两大不确定性。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曾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从外部来看,A股不同板块对企业上市要求和特点不尽相同,蚂蚁金服面临选择问题。从内部来看,蚂蚁金服主导的产业、盈利模式是否清晰、可持续也是影响其上市的因素。“哪几块业务要放入拟上市中,如何进行分拆、划清关系,作为整体出现,这要做具体规划”。
 
2016年:四大业务临挑战
 
2015年蚂蚁金服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2016年,蚂蚁金服仍然面临不小的挑战,旗下支付、征信、银行和个人理财等四大业务都会受到一定冲击,来自监管的政策风险也存在着。
 
支付宝(支付业务):来自银联等、微信的挑战仍存
 
作为蚂蚁金服的当家业务,支付宝一直面临银联、微信支付(财付通)等对手的挑战,2016年也不例外。
 
根据Analysys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5年第3季度》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第3季度,移动支付市场总体格局继续保持稳定,支付宝以71.51%的市场占有率继续占据移动支付市场首位;财付通位列第二,市场份额为15.99%,比上季度增加个2.91百分点,市场份额增幅较大。
 
对此,黄震指出,微信支付的用户量已经很大,但是场景不足,如果能创造更多场景,将对支付宝带来挑战。银联也在不断的布局,对支付宝有一定的抑制。
 
在银联方面,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银联因为有多年积累和政策因素形成的垄断优势,支付宝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市场参与者,肯定会给它带来威胁。
 
芝麻信用(个人征信业务):多场景营销受质疑 业务开展存变数
 
9月,还处于试运营期间的芝麻信用遭到央行“窗口指导”。据媒体报道,央行已对芝麻信用在多个应用场景的“芝麻信用分”营销活动受到质疑。10月,在蚂蚁金服一年一度的开放日上,芝麻信用总经理胡韬对于中国网财经相关提问,并未正面回答。
 
另外,牌照迟迟未下发,也是芝麻信用面临的不确定性。今年1月5日央行通知称,6个月后将发放个人征信牌照,然而距离预定时间即将过去半年,相关牌照却迟迟未下发。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芝麻信用多场景的营销确实受到了质疑,但与征信牌照未下发没有太大关系。可能央行对于整个大数据征信还在思考和调研之中,这对芝麻信用而言是一个变数。此外,征信如何形成比较好的商业模式也值得探索。
 
宋清辉指出,芝麻信用严重依赖场景营销,被央行叫停之后,加之牌照也未下达,肯定会影响其2016年的业务开展以及业绩。
 
网商银行(融资业务):远程开户待解
 
自设立之初,网商银行就定位为一家纯网络银行银行作为一家纯互联网银行。由于远程开户等政策迟迟未能落地,网商银行不能吸储。俞胜法曾表示,网商银行未来不会靠吸收存款来解决信贷资金的问题,一方面依靠自有资金,另一方面会谋求同业合作。
 
董希淼认为,远程开户对纯网络银行对业务发展肯定有影响,因为这是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很重要的一点。但网商银行通过线上线下结合开展业务的方式弥补了远程开户问题的不足,远程开户并不是网商银行“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宋清辉也指出,因为监管未正式松口,互联网银行要实现远程开户很难,目前贷款的资金来源一半是各合作方银行,不会成为太大的问题。
 
余额宝、招财宝等(理财业务):收益率下跌客户流失
 
利率市场化下,支付宝、招财宝等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在持续下滑。2015年一季度末余额宝资金规模为7117.23亿元,三季度末规模将至6039.48亿元,下降1000多亿元。其收益率也由最开始的6%以上降至2%左右。
 
此外,作为互联网定期理财产品,招财宝的年化收益率也下降到5%左右。11月,招财宝还爆出违约事件。
 
黄震指出,余额宝和招财宝利率下降,部分用户流失是必然的。客户投资额会降低,将资金分流道其他渠道。但是因为跟支付宝账户绑定,余额宝不会消失,还会有沉淀资金在。
 
政策风险 部分业务发展存不确定性
 
除上述业务风险,专家还指出了2016年蚂蚁金服会遇到的政策风险。
 
黄震提醒道,2016年来自监管的政策风险和不确定性依然存在。蚂蚁金服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监管政策,这是需要进一步加强的工作。以往互联网金融野蛮生长和直接对抗的做法要做一些调整。
 
董希淼也认为,2016年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入2.0时代,即步入规范发展时期。而蚂蚁金服主要围绕着互联网金融业务开展,部分业务发展具有不确定性。“建议蚂蚁金服认真落实监管细则,进一步拥抱监管”,董希淼如是说。
 
蚂蚁金服2016年如何破局,我们将拭目以待。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