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网贷“易容术”:借新概念行骗 行业整合加快平台转型

日期: 2017-11-21
浏览次数: 48
分享到:

距离银监会等四部门联合颁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已有一年多时间。记者近期调研了解到,在严监管背景下,网贷行业发生了巨大调整,大额标的平台陆续停业转型,近千家平台退出。不过,在前期野蛮增长的背景下,网贷行业仍有不少存量风险,比如一些犯罪分子假借迎合国家政策,打着“经济新业态”“金融创新”等幌子,新型犯罪层出不穷,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假借区块链、比特币、ICO等新型概念行诈骗之实的趋势值得关注。

业界人士建议,进一步细化网贷行业监管规则,同时减少区域监管差异、降低可能产生的监管套利,探索完善网贷征信体系等配套基础设施,促进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网贷行业大浪淘沙近千家平台退出

一年来,监管政策逐步落地、细化、趋紧,网贷行业也告别了发展初期的“野蛮生长”态势,进入深度调整期。盈灿咨询数据显示,去年8月监管政策出台以来,有近千家P2P平台退出了网贷行业。

在位于深圳福田区的一家咖啡馆,记者见到了王力(化名),他曾经创立了一家网贷第三方平台,但由于行业下行趋势明显、商业模式不清晰,近期正式关停结业。“前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公司遣散员工相关补偿的事情,有部分员工还到劳动部门申请仲裁,忙得焦头烂额。”

身穿休闲服的王力,神情有些落寞,远没有一年前的意气风发。彼时,他刚刚拿到风险投资,公司估值达到数千万元。“随着监管加强,网贷行业进入‘大浪淘沙’时代,很多平台、第三方机构可能会退出,未来也许只会剩下几十家机构。”王力说。

网贷作为互联网金融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几年行业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业务创新偏离轨道,风险乱象时有发生。许多网贷机构偏离信息中介定位以及服务小微和依托互联网经营的本质,异化为信用中介,存在自融、违规放贷、设立资金池、期限拆分、大量线下营销等行为。更值得关注的是,网贷行业问题机构不断累积,这些问题机构部分受资本实力及自身经营管理能力限制,当借贷大量违约、经营难以为继时,出现“卷款”、“跑路”等情况,部分机构销售不同形式的投资产品,规避相关金融产品的认购门槛及投资者适当性要求,在逃避监管的同时,加剧风险传播,部分机构甚至通过假标、资金池和高收益等手段,进行自融、庞氏骗局,触碰非法集资底线。

2016年被称为网贷行业的“监管元年”。针对行业发展出现的问题,2016年8月,银监会等四部门出台监管办法,确立了网贷行业“小额、分散、普惠”的发展方向。明确了P2P网贷是专门经营网贷业务的金融信息服务中介而非信用中介,因此不得吸收公众存款、归集资金设立资金池、不得自身为出借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等;规定了P2P网贷平台的具体监管机构为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地方金融监督部门;规定对客户资金和网贷机构自身资金实行分账管理,由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客户资金实行第三方存管。对P2P网贷行业实行依法、适度、分类、协同和创新监管,既满足了行业创新的要求,也改变了基本无规则约束的行业现状。

该网络借贷监管办法,对借款上限、资金存管、备案登记等方面提出要求,并设立了12个月的过渡期。同时,对行业定下两条红线: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不超过100万元。

此后,按照监管办法精神,各地结合自身实际,逐步细化网贷监管细则。据零壹财经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各级政府部门及行业协会累计发布有关P2P的各项监管政策超过50份,从“资金存管指引”“备案管理指引”到“催收规范”等不一而足。如2017年9月底,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相继上线网贷从业人员违规违纪信息共享平台,发布网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征求意见稿),不断推进完善行业自律监管。

一方面是监管加强促使部分平台退出,一方面一些平台选择“主动清盘”。近期,业内累计交易量排名前列的红岭创投,宣布3年内清盘网贷业务,引起广泛关注。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表示,退出的主要原因是“不挣钱”。“成立8年来,平台上的累计交易量达到2800多亿元,为投资者带来60多亿元的收益,但平台不仅没赚钱,甚至还亏钱。”周世平说,“做网贷的运营成本、垫付成本都很高。”

不少业界人士认为,我国刚性兑付的投资文化对网贷平台的发展形成“困扰”。“在大多数老百姓(61.360, 1.14, 1.89%)的理念中,除了股票,其他的投资理财都应该是保本甚至是保息的。这种想法根深蒂固,必须彻底打破才能建立起风险意识。”银率网一位分析师认为,刚性兑付想法的存在,一是源于以储蓄为主的投资渠道匮乏时代的经验,二是基于虚幻的“政府隐形担保”期望。

在网贷行业,红岭创投曾是较为激进的“大单模式”的代表平台。动辄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网贷产品,在吸引投资者入场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风险。2014年,广州多家大中型纸张贸易商出现坏账,涉及红岭创投借款本金总额1亿元。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红岭创投兜底1亿元为到期借款垫付。

“大单”网贷产品出现风险后是否垫付,不少平台面临两难困境。一方面,按照投资风险自担的原则,平台并没有垫付义务,但这样可能损失平台口碑、导致投资人“撤离”;另一方面,垫付可能会赢得投资人信任,但平台屡屡大额资金垫付则可能“挣不到钱”。在不少网贷从业人员看来,红岭创投等平台的正常退出,是部分平台的市场选择,但同时也折射出网贷领域发展的艰难。

行业乱象犹存化解风险尚需时日

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不断深入,过去一年来网贷非法集资案件增速不断回落,整体风险水平逐步下降。但专家提醒,在前期野蛮增长的背景下,网贷行业仍有不少存量风险,风险化解尚需时日。

一是网贷非法集资手法不断翻新,投资者辨识难度、监管打击难度大。一些犯罪分子假借迎合国家政策,打着“经济新业态”“金融创新”等幌子,新型犯罪层出不穷、噱头新颖、迷惑性强。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假借区块链、比特币、ICO等新型概念行诈骗之实的趋势值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职业犯罪分子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打破地域界限,隐藏在幕后操纵犯罪,在境外注册公司,设立资金盘,并将客户数据服务器托管在境外。境内外不法分子相互勾结,以投资虚拟货币、原始股权、网络商城、金融互助社区等名义,通过拉人头提成等传销手法在境内发展投资者,利用境内投资者的信息不对称来骗取其信任。

二是部分平台借助协会、广告商等背书增信,夸大甚至虚假宣传。如8月杭州一家成立了9年的“老牌”网贷平台“妙资金融”出现风险事件,这家平台为首批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之一,目前公安机关已对该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不少业界人士认为,网贷平台公司通过加入协会的方式将自身包装成正规平台,并投放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是不少投资者受骗、放松警惕的原因之一。

据了解,还有一些不法企业为显示“实力”,租用高档写字楼办公,让投资者知晓的业务宣传活动从公开化、半公开化向“地下”活动转移,利用亲戚、朋友相互间的信用进行传递、扩散,模糊“特定对象”与“非特定对象”的法律界限。

三是部分网贷平台的风控能力不容乐观。金融的核心是风险,网贷平台风控管理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着平台能否生存、能否发展壮大、能否持续盈利,也决定着用户投资的资金到期能否收回本金和利息。不少业界专家认为,科技与风控是小额信贷、普惠金融的关键,也是网贷平台“大浪淘沙”的决胜点,但目前来看不少平台的科技金融实力仍显薄弱,运营成本较高。

行业“整合出清”平台加速转型升级

随着监管规则的不断完善,网贷行业的经营日渐规范,不少平台开始转向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等垂直领域,行业收益率日趋理性,展现出普惠金融重要组成部分的发展潜力。

——行业“整合出清”,平台合规经营步伐加快。在深圳,经过不断沟通准备,网贷平台投哪网上线了广发银行的资金存管,目前运转正常。按照网贷监管暂行办法“资金存管”“备案管理”等规定,不少平台正在加紧合规进程。融360数据显示,截至9月20日,上线银行资金存管的网贷平台数量为520家,占比由一年前的不到10%上升为27%。

——平台转型趋势明显,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经过一段时间的风险整治,很多不合规的P2P平台已主动撤出或自我纠错。”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我们结合小微企业发展现状,目前推出了供应链金融‘订单贷’等产品,借款期限2-35天,借款金额100万元以内,利率低至10%,符合小微企业‘短、小、平、急’的融资需求,目前这一产品累计交易量达到1.7亿元。”广州e贷总裁方颂说。

近期,不少平台开始向监管要求靠拢,标的限额达标率不断提高,向小额、分散的消费金融、信用贷、车贷等垂直领域转型。一些平台仍然在开展P2P网贷业务,但业务重心开始转移,如人人贷、积木盒子等平台,选择拓展基金、私募、资管等理财业务,P2P网贷业务成为其众多业务之一。不少网贷业界人士认为,网贷监管暂行办法对于借款限额(企业100万、自然人20万)的硬性要求,将网贷平台的服务范围锁定在面向小微群体的普惠金融范围内。

——行业收益率日渐回归理性,参考性不断提升。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全面启动,部分小微型网贷平台逐步退出,而信誉良好、资金雄厚的大型网贷平台更受客户认可,其贷款收益率相对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引导整个网贷行业的平均收益率下降。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2017年8月,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为9.49%,收益率不断企稳。上海网贷平台空中金融CEO赖效刚等人表示,网贷整治效果在逐渐显现,曾经收益超高的“赌博式”投资项目已经很少,平台收益率基本趋于合理化。

你我贷创始人严定贵表示,“随着网贷行业规范度不断上升,网贷利率与基准利率因为资金的跨市场流动而产生更紧密的关联,加强对网贷利率走势和变化特征的关注,有助于监管部门参考、判断宏观经济的变化趋势。”

细化行业监管规则减少监管套利空间

在目前持续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行动的同时,不少业界人士建议,进一步细化网贷行业监管规则,同时减少区域监管差异、降低可能产生的监管套利,探索完善网贷征信体系等配套基础设施,促进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认为,小额信贷、普惠金融潜力巨大,但关键点还是在于风控和科技。借助大数据等科技手段,挖掘信息、搭建技术平台和模型算法,微众银行目前注册客户已达2749万人,总资产666亿元,贷款余额981亿元。微众银行的主要产品“微粒贷”两年来累计发放贷款达3600亿元,总笔数4400万笔,笔均放款只有8200元。

新联在线COO陈智诚表示,网贷行业进入深度洗牌期,优胜劣汰的趋势越发明显,部分平台在风险管理、资产储备等方面都不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面临退出与转型的双重夹击,可能会进入风险期。

谈及网贷行业发展趋势,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认为,网贷行业将经历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大部分网贷平台面临发展转型压力。未来网贷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将体现在资产的筛选与甄别、风险的管理与控制方面,只有具备较强风控能力,并真正与实体经济(主要是小微经营、个人消费等)融资需求相结合的网贷平台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网贷平台自身也将做强做大,将发展出一批专业化平台(如专做小额消费贷款的平台)和一批全能型平台。平台将更加注重资金运用端的风险防控。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