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北京互金协会否认现金贷监管一刀切 息费不超36%

日期: 2017-11-28
浏览次数: 41
分享到:

11月25日,北京互金协会(下简称为“协会”)针对现金贷召开成员会议。新京报记者11月27日向当天的参会人士和协会相关负责人确认,当日在会议中,协会有让成员单位举手示意、“报备”其是否从事现金贷;并提出从事现金贷的P2P平台,利息和费率加起来不能超过年化36%的要求。并给成员单位的调整时间截至2017年12月31日。

同时,协会否认了自媒体关于“一刀切”的说法,称协会并未要求“没有(现金贷)放贷牌照或者P2P平台,从事现金贷的一律取缔”,也没有提出对现金贷业务监管“一刀切”的要求。

据悉,协会当天会议的一项核心议题是,要求目前有现金贷业务的金融科技成员公司,绝对不允许存在暴力催收现象,“只要北京地区因此出现任何人身伤害事件,无论平台是上市公司或国企出资方背景,协会一旦发现均给予相应的取缔处理。”这位参会人士如是说。

报备现金贷业务是平台合规信披的一部分

据参会人士和协会相关负责人确认,11月25日的会议为正常的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2017年第三季度会员大会。在会议中,协会确有让成员单位举手示意、“报备”其是否从事现金贷。

该参会人士称,在此次会议前,协会就有要求成员提交报告是否有现金贷业务,但在会上并未要求进行严格意义上的报备。

据其介绍,“某位领导当时现场问我们,你们谁从事现金贷,请举个手,跟协会说一声。如果往这个思路上靠,简单向协会报备一下,这个情况是存在的,但并非像某些自媒体说的 P2P平台从事现金贷的必须向北京互金协会报备 。”

其告诉记者,“目前对会后(报备)没有什么要求。”

对于向协会报备是否有现金贷业务,某位协会成员单位的市场总监告诉记者,向协会告知目前的业务与未来的计划,是合规平台信息披露的一部分。

据某互金平台工作人员向记者回忆,11月24日下午其参加了一次行业闭门会议,当天参会的互金平台仅有几家,另外还有相关研究院院长、中国互金协会相关人员。

据其介绍,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探讨现金贷和互联网小贷的监管办法,以及怎么定义。另外针对平台门槛、人群定位、借贷周期、借款金额、资金流向、征信体系、可持续监管这几项进行了探讨。整个会议持续了约3个小时,即使到会议结束,也没有探讨出实质的监管措施。参会公司的态度则是“什么时候监管有个边界,他们就按边界整改执行,拥抱监管”。

12月31日前将利息加费率调整至36%以内

北京互金协会在此次会议上还率先落地现金贷有关借款利率的要求,即“2017年12月31日前将平台的借款利息和费率加起来,调整至年化36%以内”。

会后不久,掌众金融率先发文,称“掌众金服下调小额现金产品费息至年化36%以下”,紧跟监管步伐。

某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向新京报透露,现金贷资金来源比较复杂,趣店在招股书中披露,小贷公司自有资金与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等机构合作方资金,构成了其资金来源的主体。

“这就是目前现金贷借款利率比较高的主要原因,现金贷平台收取了管理费或服务费,然后作为小额贷款公司它又收取了息差,而这两个加起来就超过了36%红线。”

对此,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认为,“监管机构目前对现金贷的主要要求,以及社会舆论对现金贷的批评,均围绕于现金贷的高利率问题。所以如果监管方近期出台相关要求,非常有可能在年化借款利率方面做出 不能高于36% 的要求。而协会方面对成员的情况进行摸底,要求有相关业务的成员调整借款年化利率,这种态度与监管方是一致的。”

对于协会此次会议的相关内容,是否可以理解成是监管方针对现金贷即将出台政策的参照?邓建鹏这样解释,“协会属于自律性的民间组织,它出台的文件只能是一个建议。”

闪电借款等平台下调费息

现金贷监管逐步逼近,一些现金贷平台也加快费息调整的步伐。上周,一位网络小贷清理整顿工作会议的参会人士透露,目前监管层要求36%的利率“红线”不能逾越,网络小贷不能成为高利贷的重灾区。除了公开宣布降费息的头部平台“闪电借款”,新京报记者11月27日从多个现金贷平台获悉,降息工作已经悄悄开展。

11月26日,掌众金服公开对外宣布,旗下小额现金贷款产品“闪电借款”的综合息费均降至年化36%以下。掌众金服方面表示,闪电借款主要从两个方面调整综合息费,其中产品周期从原有的21天延长为50天、60天等,同时,50天、60天服务对应的综合息费分别为4.93%和5.91%,日费率不到0.1%。

记者了解到,闪电借款是现金贷行业的头部平台之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0月末,掌众金服旗下的产品累计撮合笔数超过3000万笔,交易额超过了600亿元,注册用户和累计借款用户分别达2000万人和400万人左右。

“作为一个大型的平台,行业监管大家能预见,早晚都是要来的。对行业来说,息费和共债、隐私等问题,有需要规范的地方,但对行业长远发展来说,我们希望有监管。”一位现金贷平台的高管告诉记者,在可能的36%利率规范要求下,该平台也在一步步调整思路和结构,整体的想法是降低整体业务中现金贷的比例,同时向一些持牌机构做导流业务。

“我们的创始人来自大型互联网机构,平台的核心优势是风控、运营和获客,以及输出一些互联网科技能力。做导流平台,主要是和持牌的机构,比如消费金融机构、银行在合作。”上述高管说。据记者此前了解,在4月份银监会喊话清理整顿现金贷的时候,该平台已经调整了此前的“砍头息”收费模式。

另一位业内人士称,自己供职的现金贷平台也在陆续降费息,同时也涉及业务调整,不然难以控制亏损。“比如我们推出时间更长、利率更低的产品,也针对类似感恩节这种节日进行降息。看看综合发展利润率怎么样,能不能可持续运营。我们希望做平稳过渡,一次性降息对存量客户、待收款比较不利。”

部分P2P转型时与小额分散的现金贷合作

不久前,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引发关注。报告显示,目前有592家P2P网络借贷网站开展现金贷业务,约占全部P2P平台总数的15.8%。

一位现金贷平台的高管透露,除了通过助贷模式向现金贷平台提供借贷资金,也有一些P2P本身有过现金贷业务。“很多P2P平台都不赚钱,想靠现金贷赚点钱”,该平台高管称,在目前的合作中,有一些P2P平台会提供资金,现在还在正常合作中,没有进行调整。

“我们没有自营现金贷。但是,有这块的小额信贷业务资产的合作。某网贷平台负责人张云(化名),当初选择这类资产合作,主要是源于针对网贷平台的8·24文件,平台求合规,需要快速转型。”这类资产周期短、金额小、风险分散、规模化。所以,很多P2P平台都转型选择了这类资产进行合作或者自营。

其坦言,这次关于现金贷话题引发的热议,对整个行业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联动性负面效应。而其实整个行业内,更加担心的是借款人变成老赖,不还钱的情况下,和现金贷合作的风险就比较高了。

“目前合作的供应商是否符合监管要求,我们还在确认中。如果不符合监管要求,一定会终止合作关系的。”该网贷平台负责人称,合规的平台,一定是会坚决按照政府监管的要求,找寻更佳合规稳健的资产,如果现金贷不能做,基本上都不会再碰触。


文章来源:新京报    作者:陈 鹏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