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姚余栋:建议银行将100万以下小微企业贷并入零售

日期: 2017-12-04
浏览次数: 46
分享到:

“整个银行业面临的是向大零售转移的宏观趋势,怎么向大零售转型?一定要支持小微企业,就是要智慧的、精准的扶植小微,把银监会的政策充分的落实到位。其中一个具体办法,就是建议整个银行业把100万以下的对公强制性的划入零售,同时不良资产讨论可能是恰逢其时的。”11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姚余栋:建议银行将100万以下小微企业贷并入零售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

姚余栋初步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实际在7%左右,名义GDP也会在9%左右。到2020年,中国的GDP指数都会在3%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将从今天的80万亿元,到2020年,即将突破100万亿元,达到14万亿美元的高度。14万亿美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超过整个欧盟,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在2029年之前超越美国经济,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经济体,也意味着我们整个人均GDP即将突破1万美元大关。

谈及杠杆率,姚余栋表示,整个政府部门的杠杆率是可控制的,金融部门的杠杆率是可控制的,企业部门是降杠杆,如果要保证整个金融的杠杆率平稳,一定要有人加杠杆,谁加呢?就是居民部门。目前居民部门杠杆率大约占GDP(名义的)的40%,预计到2020年时,居民部门加杠杆可能要达到70%。有人说,居民部门不该加杠杆,但要保证经济平稳,总要有人加杠杆。

中国银行业的风险已整体下降,而且越变越好。一行三会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很得力,坏账率在下降。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总量还在上升,上升在哪里呢?主要是小微,小微企业将来非常艰难。姚余栋建议,一定要帮助小微企业,中小微企业贡献了80%的就业,贡献了60%的税收,这时候它们是尤为艰难的时刻,因为企业部门在去杠杆。

怎么支持小微企业?姚余栋建议把100万以下的贷款强制性从对公划成零售,100万—500万的自由选择,500万以上的对公,腾笼换鸟。这里有一个问题,一定要把企业和企业家个人的信用绑定在一起,而且我们的征信环境在逐渐改善,100—500万的是不是可以考虑转零售,而且要强制。

以下为姚余栋发言实录:

姚余栋:谢谢各位领导、各位嘉宾,真的非常荣幸能够在《财经》年会第三天不良资产的峰会上给大家做一个汇报交流。

首先,就中国宏观经济做一点初步预测。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判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撕裂,揪心,导致国债、期货经常振荡。昨天我去沈阳出差,订票订错了,人家告诉我,还差20分钟,可以再买一张票,竟然北京到沈阳的高铁没有一张。所以,赶往机场。到了机场以后,发现排队是十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长,差点没赶上。这个微观的例子,是不是让我们感觉到,投资在微弱的下降,是不是消费比较强劲?难道我们观测有失误吗?我想,可能是有偏差的。在于我们长期以来对投资有比较好的数据统计,而对于消费缺乏充分、及时的掌握。我们GDP的核算往往是生产法,支出法是到第二年才出来的。支出法中重要的一点是有消费的,真正知道今天的消费需要等一年之后。随之支出法的投资很快就出来,但消费没有出来,相当于我们观测了一个经济体的冰山上的1/3的投资,2/3搞不清楚,测速是很重要的,容易出现测速失误。法航T44航班,2010年从巴西飞往巴黎,在大西洋上出现问题,后来发现测速仪被冻坏了,飞机在减速,但测速仪显示还是高速的,在坠海一刹那,黑匣子显示怎么会坠海。测速是很重要的,测速关键在于对GDP的测量,统计学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最主要的成就是GDP,其他的指标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最大的问题又是GDP。我们习惯测速的时候,测速了投资,只占了1/3,还有2/3的消费需要等一年之后,通入收入法才能测准。这时候就会出现什么结果?投资和消费同一方向的时候,观测消费是不出问题的,如果投资下降,消费上升,这时候我们只观测投资,就可能出了严重的偏差。观测到了固定资产投资略有下降,结果利率在上升,金融债利率前段时间上涨比较快,这不是相反的吗。所以,宏观从来没有这么撕裂,我想说,我们对供给侧改革缺乏理解。作为一个经济学工作者,我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伟大的实践,是引领中国再次震撼世界,我们对它的意义还缺乏了解,对它产生的机制还没有充分认识到。没有供给侧结构改革,哪有中国的今天,我们的PPI都入水将近4年多了,2015年10月份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12月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PPI才出现了这么大的逆转,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中国经济再次腾飞。

我们初步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实际在7%的增速。大家看消费,不能光看实际GDP,还要看名义GDP,名义GDP非常重要。我们预测,名义GDP也会至少在9%左右。所以,到2020年中国的GDP指数都会在3%左右,意味着中国经济从今天的80万亿人民,到2020年,即将突破100万亿,达到14万亿美元的高度。14万亿美元什么意思呢?意味着我们超过整个欧盟,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在2029年之前超越美国经济,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经济体,也意味着我们整个人均GDP即将突破1万美元大关,这就是一个把14亿人口的大国推入一个高收入的国家,这样的经济成就足以震撼世界。

同时有中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这样一个高瞻远瞩,勇于面对问题,有人民银行、一行三会,多部委联合的专业的操作和执行,预计M2的增速会在10%左右,比今年略好一点。我们经过一个很迅速的上升以后,经济基本趋缓了,这也是很了不起的。说明了整体杠杆率获得了一个比较有效的控制,同时经济还相当强劲。经济是属于扩张周期,金融属于收缩周期,按照大成四季来说就是春季。如果整个经济的杠杆率,在2020年之前相对平稳的发展,会怎么样呢?企业部门是要去杠杆的,我们国家的企业部门杠杆率是全球最高之一,在逐渐去杠杆,已经在发生了,利润上升了。居民部门在加杠杆。政府部门是控制杠杆的,中央政府是非常节省的,地方政府发债过分是要追责的,所以,整个政府部门的杠杆率是控制的,金融部门的杠杆率是控制的,企业部门是降杠杆的,要保证整个金融的杠杆率是平的一定有人加,谁加呢?就是居民部门。居民部门现在大约是40%的GDP(名义的)。在15年前是5%,预计在2020年的时候,居民部门加杠杆可能要达到70%。有人说,居民部门不该加杠杆,要保证经济平稳总要有人加杠杆。很难做到M2的GDP居然下降,这是很艰难的,需要长期艰苦努力,需要金融结构的调整,需要直接融资的发展。其次,居民部门加杠杆,不能乱加。要有质量、有序、可控的加杠杆过程。

如果经济是这样一个过程,企业部门的总体坏账率得到了有效控制,有整个金融风险的控制,坏账率接近2%的时候已经开始平滑下降了,所以,中国银行业的风险已经整体下降,而且越变越好。因为经济好,一行三会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很得力,银监会把握的比较紧,坏账率在下降。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总量还在上升,上升在哪里呢?主要是小微,小微企业将来非常艰难。我们的宏观经济可能前所未有的好,但是小微企业融资可能前所未有的难。小微的坏账可能还会继续上升,全社会都在关注这个事情。今天我提出一个建议,就是一定要帮助小微企业,中小微企业贡献了80%的就业,贡献了60%的税收,这时候他们是尤为艰难的,因为企业部门在去杠杆。虽然我们需要世界型的企业,但我们也同样需要小微企业,怎么处理小微企业即将发生或已经发生的坏账呢?我今天给大家报告一个我们初步研究成果,就是向大零售转型。如果国债收益率在4%,金融债就在5%,AAA的到5.5%,A的到7%,小微企业能评成一个B的就不错了,所以它的整体风险溢价在10%以上。这就有个悖论,如果支持,风险一下难以覆盖,不支持,良心上过不去。怎么支持?支持小微企业也要精准一些。11月7日专门国务院召开了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话会议,

国际金融,总体来说,把小微当零售做。“两个不低于”与“三个不低于”是监管部门的要求,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我们确实需要支持小微,再困难也不能把小微给扔了。怎么支持?2014年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总体有上升,但基本已经控制住了。小微企业的不良率相对更高,包括制造业的小微和批发零售的小微坏账应该在5%以上,而银行的拨备是1.8%。如果特别多的支持小微怎么完成拨备呢?这就是个悖论了。银监会在2011年的59号文提出,对于运用内部评级计算资本充足率的商业银行,允许其将单户500万以下的小企业贷款视同零售贷款处理。这很重要。

把100万以下的强制性从对公划成零售,100万—500万的自由选择,500万以上的是对公,要腾笼换鸟,这里有一个问题,一定要把企业和企业家个人的信用绑定在一起,而且我们的征信环境在逐渐改善,100—500万的是不是可以考虑转零售,而且要强制,否则有的银行转了,有的银行不转,大家都转。减少产生坏账的小微对公的基数以后,可以给整个银行减压,个人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零售业务不良率是低的。所以,向大零售转型,就是一个及时处理不良资产的很重要的方向,就会得到一个资本市场的追捧。转零售不良率低,所以就会越做越好。

小微企业本身的特点就是短、急、频,1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视为零售,将可以大大改善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对公整个流程下来要一个月吧,零售就很容易了,机器就可以处理,3分钟。所以,中小银行在满足监管的情况下,抓住向大零售转型的机会,又能够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向大零售转型,零售占比应该提高,或者实际上就是比较高的。国际上大约是40%,我们的城镇商业银行大约10%,招商银行50%,招商银行已经超过富国银行了。所以,向零售转型是中国宏观经济的需要,是居民加杠杆一个过程。现在面临着向大零售转型的最后一个机会,有可能会达到100万亿规模,中小银行面临的新增的零售可能在30万亿。

小微有很多模式,我觉得不一定有特别好的模式,做小微真的要扎扎实实的,投入很多的人力物力,长年累月的定位这个,才能做好。如果没有工匠精神是很难做好的。所以,100万以下划零售,100—500万试一试,划不了做对公,尽量划零售。

这就是我向大家汇报的,中国经济的动能来源于我们伟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在这种驱动力下,在强劲的消费增长下,即将再次震撼世界。在这个过程中,宏观经济还是有风险的,但是,我觉得把控是很到位的,人民银行精准的操作。我们的整个杠杆率,首先不高,到260%也不高,但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部门去杠杆,政府部门控杠杆,金融部门控杠杆,居民部门加杠杆。所以,整个银行业面临的是向大零售转移的宏观趋势,怎么向大零售转型?一定要支持小微企业,就是要智慧的、精准的扶植小微,把银监会的政策充分的落实到位。其中一个具体办法,就是建议整个银行业把100万以下的对公强制性的划入零售,同时不良资产讨论可能是恰逢其时的,因为曾经想过,原来的不良资产都不一定是不良资产。我曾经问过这些著名的公司,当年要少卖一点不良资产就好了。在中国经济再次震撼世界的前提下,相信我们的不良会得到很好的处理,也会有比较好的加强。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财经网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