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车贷平台创始人:讨债难于登天 甚至出现车商抢车

日期: 2018-06-06
浏览次数: 78
分享到:

在L君2014年创立车贷平台之时,全国网贷平台的累计数量为1703家(第三方平台数据),到了2018年5月,这一数字飙升到了6421家。

作为网贷重要的细分资产领域,车贷平台的数量也在这几年爆发式增长。2016年8月24日之后,小额分散的车贷成为众多平台争抢的资产,玩家纷至。“这里面大部分公司现在停掉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L君表示。2014年、2015年对于车贷来说是绝对的蓝海市场,从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

“去年大家觉得车贷好做,这个误解是很深的。车贷链条非常长,从获客到车辆评估,再到人的评估,GPS的安装,贷中监控,拖车卖车,每个环节都有很多风险点。”

四年时间,L君经历了车贷蓝海,全国扩张,行业“降息”,催收管控,行业优胜劣汰。“跟以往相比,风控要更严,要做更优质的客户。”L君表示,“车贷必须转型”。

曾经的蓝海市场

2015年是比较好做的时期,从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2015年大家考虑都是如何扩张,当时车贷是一个蓝海,是一个增量市场。

2014年,L君平台的利率是先息后本4分(月利率4%)、等额本息二分五(月利率2.5%),也就是说,如果向车贷平台借10万块钱,六个月还清,先息后本每个月需要付的利息是4000元,六个月后还本金10万,付出的总利息是24000元。等额本息,每个月需要还本金16667元,利息2500元,付出的总利息是15000元。

这个利率在今天看来,已经超过了最高法规定的民间借贷最高利率。“我们当时的对手是高利贷,高利贷的利率可以到六分、七分、八分。我们是四分,简直是碾压。”

L君创立的平台成立半年便达到盈亏平衡,“2014年小亏了4万块,基本上盈亏平衡了。”

在L君看来,2014年、2015年对于车贷来说是绝对的蓝海市场。“2015年初,一个城市车贷公司不超过10家,到2015年底,一个城市可能有30家左右。2015年是比较好做的,从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2015年大家考虑都是如何扩张,当时车贷是一个蓝海,是一个增量市场。”

原以为“好赚钱”的日子可以再继续两三年,但2016年8月起,行业发生了变化。“824网贷暂行办法之后,很多公司开始做车贷。”L君告诉记者。

2016年8月24日,网贷暂行办法的限额规定,让车贷市场一下子从蓝海变成了红海。

竞争者变多,价格战随之而来。“‘降息’,市场利率先息后本降到两分、一分五,看起来利率只降了50%,但是我们的资金成本没有变,因此毛利降了七成。”

网贷天眼和车贷联盟合作发布的《2017互联网+汽车金融》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底,国内共有1109家运营平台涉及车贷业务,占到全国P2P平台数量的62.66%。

“不过也不是赚不了钱,我们2015年也进行了扩张,从2016年开始全面盈利,一直到现在。”L君对记者说。

跟“二押”车商抢车

“二押”99%都是套路贷,很容易发生“抢车”,以前90%的坏账都因为“二押”。曾经有过“二押”车在仓库里,平台的人直接把屋顶掀了,用吊车把车吊出来。

“有车就能贷”,曾经是不少车贷平台的宣传口号。不同于纯信用贷款,有车作为抵押物,在很多车贷平台看来,只要把车控制好,就不愁贷出去的钱回不来。

“一般来说,连锁的车贷都做得比较规范。我们一直都比较注重贷前的风控,90%的逾期可能停留在提醒还款阶段。对于逾期不还的借款人,我们会仲裁和起诉,仲裁前会发律师函到借款人的家里、老家、工作单位。与去法院起诉相比,仲裁的效率比较高,法院起诉可能要大半年,但是裁决只要7天到15天。出了裁决书之后,就会去法院执行庭申请执行,借款人名下所有财产都会被冻结,直到他还钱,才能解封。”L君向记者描述了催收流程。

但仲裁同样面临着问题,一是比较贵,二是执行较难,“不一定能那么快执行到位”。

对于不少车贷平台而言,直接拖车更加简单有效。“车贷平台的人可能晚上去把车拖走,然后给借款人发个消息,告诉他车被拖走了,有些平台的人可能都不会告知借款人。借款人如果报警,警察介入之后,会说这个是经济纠纷,要去法院。但是如果车已经被拖到平台的仓库里了,通常这个车也不会再还给借款人。”L君告诉记者。

据了解,车贷逾期不还正当的途径应该是起诉到法院,然后法院财产保全,把车封存,再由法院来执行相关程序;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没有权利去强行拖车。

此外,如果逾期车辆被“二押”了,还会发生“抢车”的场景。所谓“二押”,就是借款人将汽车抵押给平台获取贷款后,向“二押”机构再次申请汽车抵押贷款。“‘二押’平台的赚钱方式并不是赚利差,实际上‘二押’利率很低,不是我们想的高利贷。他的赚钱方式是,你逾期了一天,不好意思车在我这,你拿不回去了,就算没逾期,不好意思,你少打了一分钱,多交10%的违约金。”L君说道。

“二押”长久以来被视为车贷行业的毒瘤。“‘二押’99%都是套路贷,很容易发生“抢车”,我们以前90%的坏账都是因为‘二押’。曾经有过‘二押’的车在仓库里面,平台的人直接把屋顶掀了,用吊车把车吊出来了,但这种方式肯定不好嘛。所以‘二押’的车基本上回不来了。”

今年以来,套路贷、校园贷、车辆“二押”贷款、暴力催收成为打击重点。对于催收的严格管控,此前简单粗暴的“拖车”不再奏效,对一些平台的资产处置造成很大影响。

“有些车贷公司的风控逻辑是,你有车我就借给你,在你的车上装GPS,这种公司一定会比较难熬。”L君表示。

与此同时,国家对于套路贷、车辆“二押”贷款的打击,又让行业得以规范。“以前是10个逾期借款人,有2个是‘二押’,现在可能只有1个,5月份我们的坏账是降低的。”

车贷需要转型

今年以来,的确有不少车贷平台在积极转型,向汽车供应链等方向发展。L君也在考虑转型,基于核心企业做供应链,或者基于车的物流和仓储做一些车商贷款。

L君的平台刚成立时,获客、风控都还十分“原始”。彼时,L君和同事唯一的获客方式,就是插卡片。“当时团队20几个人,到处插卡片,平均一天可以插3000张,平均插2万到3万张,才能成交一单业务。”他回忆道。

“这种方式其实成本不高,但人比较累,一张卡片只要一分钱,两万张卡片才200块钱,一个月靠插卡片可以出三四个客户,就可以了。”

在L君看来,有车只是一个用户特征,并不是一个还款来源,因此车贷的风控归根结底是车主贷,依然需要考察借款人本身的信用。“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风控做的事情很低端,例如,怎么判断一个从事养殖业的客户是否赚钱呢,就实地去数他有多少头猪、多少只鸡,这些猪和鸡就是他的资产,再对照他的银行流水,看他每个月的现金流情况。一个风控专员一天可以考察三到四个客户。”

“2014年,只有征信数据,后来数据公司越来越多,判断风险的方法越来越多,很多就不用现场考察了。最关键的是,风控比以前更准确了,数据是不会骗人的,人是会骗人的,风控专员有没有隐藏风险,你无法知道。”

2015年,L君的平台开始在全国扩张。“哪里有市场去哪里。我们会去当地的车贷公司卧底,研究当地车贷的产品、费率、额度、需要提交的资料、放款时效等等,当地没有车贷公司就研究信贷,通过这种方式判断当地市场的竞争程度。”

随着平台的扩张,平台获客方式也变得多元,公交广告,广播,跟车主APP、贷款APP合作都是L君用过的渠道。但是,从某些角度来看,车贷的需求在减少。“以前大家的车都是全款,现在很多都是以租代购,或者分期按揭,这样的车是做不了车抵贷的,整个车贷市场是在萎缩的,所以一定要做转型。”

今年以来,的确有不少车贷平台在积极转型,向汽车供应链、以租代购等方向发展。L君告诉记者,他也在考虑转型,基于核心企业做供应链,或者基于车的物流和仓储做一些车商贷款。

采访的最后,L君向记者感叹,创业这几年,其实自己也没赚多少钱,但重要的是车贷对社会做出了贡献。“没有车贷的时候,如果一个小企业主遇到经营资金急缺的情况,银行又不会支持,他可能会去借高利贷。大部分人都是理性的,他赚的钱是足以覆盖高利贷利息,他才会去借。但是,高利贷会让他面临的风险成倍增加。如果经营出了什么岔子,一时还不了钱,高利贷的逾期罚息是很高的,拖不起。而规范的车贷则能够为这类群体提供更加稳定的资金支持。”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肖 乐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