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消失的物理网点与焦灼的城商行 金融科技转型定成败

日期: 2018-07-06
浏览次数: 58
分享到:

该来的终究会来,谁也躲不掉。如今,对银行业而言,数字化浪潮已经汹涌来袭。

正如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一份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早在数年前,数字技术已开始重塑零售银行业务,但彼时的银行并不以为然。一些公司银行家甚至希望能避免重大颠覆。

时至今日,银行家们发现自己正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而这种压力正是来自于金融科技所引发的新竞争。

随着数字化创新浪潮加速袭来,具有数字敏捷特性的金融科技公司不仅在平台、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创新科技方面有瞩目影响,也显示了其在满足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而进行的产品和服务升级上强大的竞争力。

“传统公司银行或面临极高的经济损失。未来五年,我们预计这些新的数字平台和渠道将威胁到传统公司银行约30%的业务收益。”对此,BCG报告称。

与此同时,随着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AI取代人力,电子银行取代物理网点的呼声越来越高,就如悬在银行物理网点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尤其在互联网第三方支付、网络银行等的夹击下,越来越多的银行物理网点正日渐凋零,面临消失。

而“群狼环伺”中,城商行处境就显得比较尴尬。正所谓向上没有实力与大行竞争大客户、大项目;但向下又受金融科技企业冲击,大量场景被占据,失去客户接触点。在夹缝中生存的城商行心态无疑也是焦灼的。

相比之下,上市银行则在积极拥抱金融科技,不断加快支付、信贷、客户服务、数字化等领域的布局,同时加强与互联网公司合作,与外部企业实现战略、平台和系统对接等合作,不断借助金融科技实现产品和服务的升级和延伸。

可见,在金融科技跨界渗透日益加深的大背景下,唯有加快转型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消失的物理网点

新经济e线了解,今年4 月9 日,建设银行上海九江路支行将其重新改造后的一层营业网点对外开放,这里也成为了国内首家无人银行网点。取而代之的是,机器人大堂经理通过语音交流引导顾客办理业务。

此前,查询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数据统计发现,自2016年5月30日至2018年5月28日,我国银行物理网点共退出4591家。其中2016年1259家,2017年2540家,2018年792家,从2017年后半年开始银行退出网点数目同比增速平均是55%。

此前,查询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数据统计发现,自2016年5月30日至2018年5月28日,我国银行物理网点共退出4591家。其中2016年1259家,2017年2540家,2018年792家,从2017年后半年开始银行退出网点数目同比增速平均是55%。

从地域分布来看,银行物理网点关闭主要集中在四川、河北、浙江、河南、山东、辽宁和广东等地。

对此,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虽然目前看来银行“关停潮”的说法有些言之过早,但是从网点数目的变化趋势上来看未来确实存在这种可能。

从国外的经验数据来看,一方面,利率市场化改革将导致银行业整体利润水平在短时间内出现大幅下滑,行业竞争加剧。网点作为银行最为“昂贵”的渠道资源,能否实现有效回报将决定银行的整体绩效水平,作为网点主要功能的吸储,这些年来已经呈现下降趋势。

Wind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上市银行吸收存款的能力明显下降,26家A股上市银行吸收存款的增长率从2016年的10.3%下降至2017年的6.1%,同比大幅下降超过四成。

另一方面,网点租金和人工成本上涨、硬件维护成本和设备更新投资需求也在竞争的压力下大幅度“被动”上升,进一步加大了网点的盈利压力。

在上述26家A股上市银行中,报告期内的应付职工薪酬从2015年开始一直居高不下,总规模在3亿元左右,提升网点渠道整体投资回报率以及单点的经营效率将成为银行关注的核心问题。

目前,金融科技尤其是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发展,影响了银行支付结算业务收入、业务销售渠道、存贷款业务发展,这些都对银行物理网点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市场普遍担忧的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银行以成本低、效率高有数据支持等优势迅速抢占市场,成为一些年轻人的首选。因此,银行的物理网点呈现收缩之势在所难免。

以上市银行为例,从线上应用使用者情况分析来看,各银行APP使用者性别比例差异明显,其中北京银行(601169,股吧)(601169.SH)APP京彩生活使用者性别百分比差距最大,男性用户达到77.68%,女性用户仅占总用户数的22.31%;其余银行APP使用者皆为男性较多,男性用户能快速适应APP线上办理各类型业务的操作模式,对于APP使用所带来的便利性更敏感。

从年龄划分的话,各银行APP呈现明显的趋势,主要用户群集中于24至30岁的群体,其中以浙商银行(02016.HK)APP用户所属该年龄层人数比例最高,达到66.39%。

焦灼的城商行

据新经济e线了解,尽管绝大多数城商行都已经认识到发展金融科技的重要性,并且开始了探索与实践。但由于技术储备、资金实力、人才、机制等方面的限制,实践多数在“点” 上展开,系统性、前瞻性不足,多数实践并没有带来满意的成果。

近日,由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深圳)联盟等单位联合发布的“中小银行金融科技发展研究报告”报告指出,整体而言,城商行发展金融科技主要采用的是跟随策略,采用有成熟应用案例的技术,但多数城商行对实践结果并不理想,主要因为原有团队在金融科技领域能力的不足和银行固有管理机制的限制。

截至目前,城商行面临的困境在于,区域差距大、同质化严重、风控能力弱、持续盈利能力差。主要是城商行定位于服务地方经济,与区域政府有着紧密联系。

据统计,全国约有75%的城商行为政府直接或间接控股。这种股权结构使城商行显示出明显的区域特色。其中,东部城商行数量占134 家城商行的41%,但资产规模占到约53%;而西部地区城商行数量虽然占整体的34%,但资产规模仅占约20.4%。

上述报告也称,尽管有相当数量的城商行开始调整市场定位,向大型银行看齐,转为与大型银行争客户、争存款,但也导致高息揽储、高息放款,积累了严重风险。

同时,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城商行息差收入也普遍降低。截至2018 年一季度,城商行平均净息差已下降至1.90%,较2012年下降约1.20个百分点。

此外,随着实体经济下行,金融业“脱实向虚”的现象日益凸显,金融乱象频发,监管部门监管力度随之大大加强,同业扩张受到监管严控。其中,银行同业和金融市场业务受到重点治理,使得2017年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出现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

相比之下,城商行资产回报率更是低于银行业整体水平,利润增长基本靠规模扩张。同时城商行资本充足率也低于银行业整体水平,抗风险能力弱,持续盈利水平堪忧。

2015年,随着央行宣布取消存款利率上浮区间限制,历时近十年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接近尾声。

上述报告通过问卷调研发现,目前,我国城市居民的互联网化率已经非常高,银行存、贷、汇三大业务板块的互联网化率将持续提升,传统银行的传统业务模式将继续承压。

面对金融科技企业的快速发展,城商行认为最大的挑战在于客户的变化——“应用场景被第三方占据,失去客户接触和数据”(89%),“客户对服务和体验的要求不断提升”(80%)和 “客户特别是年轻客户流失”(68%),是受访行公认金融科技给城商行带来的前三大挑战。

对此,报告称,金融科技企业没有线下网点,从诞生起就依靠精准识别用户需求、提供极致用户体验来带动业务发展。与金融科技企业的用户思维不同,银行过去主要以产品思维为主,需要花力气做出转变和创新。

有受访的城商行人士直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我们认为银行业物理网点还会存在30 到40年,将来60后退出市场的时候,银行线下业务便会消亡。”

另有城商行人士表示,“我们要以开放的心态发展金融科技,用市场化的方式去实施。小银行养不起高端人才,舞台也太小,将来发展金融科技的方式一定是市场化、开放式的,我们只需把握住关键流程,部分事情可以交给专业的科技公司去做。”

转型定成败

新经济e线获悉,在这轮数字化浪潮颠覆中,各大上市银行均加快了金融科技转型的步伐。

德勤研究报告指出,2017年报中多家上市银行均提到了金融科技方面的成就与布局,具体表现为进一步推动大数据、云平台和区块链等新技术与银行业务的深度融合。

在单一的线下渠道无法满足商业银行的发展需要的情况下,大多数上市银行致力于推动营业网点和电子渠道的协同发展,各大银行均采取了线上渠道建设与线下渠道智能化运营并行推进的模式。

其中,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电话银行、APP、微信等第三方平台成为了大多数银行的线上渠道建设方向,并通过营业网点的战略布局与网点智能化转型成果实现其线下渠道的逐步更新。

在线下渠道的智能化转型中,各大行都通过电子渠道综合柜面替率、可视化设备柜面业务分流率、电子银行分流率等评价指标,展现银行不同渠道间的协同效应。

以电子银行的用户数量为例,工、农、中、建的银行手机银行用户规模客户数持续增长,纷纷超过2亿户。

如交通银行年报则显示,该行2016年对手机银行保持两周左右一次的快速迭代更新,全年共进行31次版本更新投产,完成820余项功能新增或优化。截至2017年末,交通银行手机银行客户数达到了6106万户,同比增长21.73%。

同时,一些区域性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也愈发重视互联网金融。例如,2017年重庆农商行将手机银行业务着重向县域拓展,用户增长27.92%至681.58万户;常熟银行手机银行用户增长86%,活跃用户数量增长2.2倍;宁波银行全年手机银行的使用量已超过网上银行,成为该行客户首选的服务渠道。

此外,随着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快速迭代更新,大数据、云服务、互联网IT技术、区块链等科技创新与应用被广泛引入金融服务领域。

在2017年报里,几乎所有大型商业银行与金融集团都提及到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以及数字化渠道上的投放,部分银行亦涉及云计算发展,并透过与电商等跨行业的合作,扩充现有的销售渠道与产品种类,更有甚者部分银行已开始研究物联网的应用。

各家上市银行都已意识到科技对于银行业转型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了促进科技在银行业务方面发挥的引领作用,各家银行正在运用多元的创新技术在丰富的金融场景下创造全新的智能体验。

德勤研究统计2017年上市银行年报发现,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属于前三大创新技术。

“人工智能”:13家上市银行在2017年上市银行年报中提及了智能客服系统,比如在手机银行中推出智能投资顾问、智能搜索、根据客户类型推荐相应产品等资产管理服务以满足客户资产保值增值需求;人脸识别技术也成为了多家上市银行辅助审核客户身份的方法,多家上市银行通过人脸识别功能打造智能柜台,并将该技术运用于手机银行的身份识别与登录。

“云计算”:7家上市银行在2017年报告中提及云计算技术,其中多家银行将云计算与大数据、智能算法等技术相结合,升级了智能投资顾问系统。云计算不但为客户的个性化服务、大数据的应用提供了可能,也为客户与银行提供了更全面,更系统化的安全保证。

“区块链”:5家上市银行在2017年年报中提及区块链技术,基于区块链与云服务技术,运用在信用证开立、资产托管、实时监管等的业务场景中。2017年各大上市银行均增加了在区块链板块的探索投入,积极探索交易信息不可抵赖、安全同步等功能,同时增强了客户的参与度与信息透明度。


文章来源:新经济e线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