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部分农商行不良率突升 有先天不足也有历史包袱

日期: 2018-07-25
浏览次数: 32
分享到:

7月份,对于部分准备上市的农商行来说十分不平静。7月2日,青岛农商行在上会前夜被证监会取消上会审核;7月9日,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也在上会前夜被“暂停”,市场认为这多与其资产质量问题有关。

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贵阳农商行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率由年初的4.13%飙升至19.54%,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变为0.91%,后两者均大幅低于监管指标。此外,山西侯马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等多家机构也被指出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

因资产质量下滑、不良贷款率高企,部分农商行再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那么,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究竟有哪些?

据记者了解,就目前已暴露的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问题来看,其原因既有“先天不足”也有“历史包袱”,同时还与近期“统一不良贷款划定范围”的监管要求有关,这让农商行之前未被划入不良贷款的隐性风险提前、充分暴露。因此,应理性看待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下滑,对此既要高度重视,又不应过度渲染恐慌情绪。

农商行不良贷款高企的直接原因是监管统计口径调整。此前,部分商业银行没有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列为不良贷款,由此造成各家银行认定不良贷款的标准存在差异,进而导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偏离度过大,无法准确识别风险。

为了真实反映资产质量,监管层新近要求在贷款“五级分类”统计中,银行需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至少计入“次级”。所谓“五级分类”,即把贷款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损失5类,后3类属于不良贷款。对于此前未执行此要求的农商行等小型银行来说,不良贷款划定范围扩大了。

因此,部分农商行不良贷款高企并非其资产质量出现了“迅速恶化”,而是根据监管要求将充分暴露风险,从长期看有利于农商行的经营改善与转型。

但值得注意的是,监管统计变化这一“外因”并不能掩盖农商行长期存在的经营难题,其不良率高企的“内因”更值得深思。

首先,我国农商行长期以来存在“先天不足”和“历史包袱”。从历史维度看,我国农商行发展前后经历了农信社、向农合行农商行改制、农商行市场化转型3个阶段,在此过程中,原有不良资产并未得到充分化解。

其次,农商行市场空间有限,业务模式单一。农商行的成立初衷,就是立足农村、服务县域经济,但这也造成其贷款投放的行业集中度较高。记者曾赴多地的农商行调研采访,发现其贷款多投向当地的制造业、农林牧渔业,区域集中、行业集中。这两个行业近年来信用风险上升,导致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会相应产生较大波动。

再次,部分农商行的公司治理结构有待完善,风险防控机制存在缺陷。

那么,在认清农商行经营现状与困境的同时,应如何谋求发展?业内专家认为可从以下3方面入手。

一是进一步丰富金融产品,改变过度依赖资产扩张的外延式增长模式。具体来看,农商行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发展“商行+投行”投贷联动模式,做精做优投行业务、资管业务,为辖内中小微企业提供涵盖融资、债券承分销、财富管理、支付结算等一站式服务,从而缓解农商行的资产端、负债端压力。

二是适时引入市场资本,一方面缓解业务扩张带来的资本金压力,一方面通过资本化运作优化公司治理结构。

三是摒弃同质化竞争,探索自身的差异化、特色化经营优势。继续深耕本土、服务中小微企业,同时着力探索零售业务创新,融入当地居民、商户生活,搭建更多的金融服务场景,推进刷卡消费、个人理财、资金结算等业务发展。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郭子源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