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不良缘何反弹: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 中小银行加速出清

日期: 2018-08-15
浏览次数: 96
分享到:

农商银行贷款主要投向小微和涉农客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动企业盈利回升主要集中在规模以上的大中型企业,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小微和涉农将是不良暴露的灾区。

银行业不良率异常“反弹”引起市场的关注。

8月13日,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不良贷款余额1.96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29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较上季末上升0.12个百分点。

从数据来看, 主要是农商银行不良暴露较大。

究其原因,不良监管加强,90天以上逾期被要求划归为不良而非此前可以长期留在关注类贷款。而且,近期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部分银行利润下滑,消化不良难度加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银保监会要求,2018年6月末之前,国有大行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2019年6月末之前,农商银行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

不良反弹来自哪里?

银行业不良反弹,从区域看,多地银行业不良有所反弹。

山东、江苏不良贷款较年初“双升”。截至6月末,山东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2226.9亿元,比年初增加413.7亿元;不良贷款率2.96%,比年初上升0.4个百分点。江苏省银行业不良率1.29%,比去年初增加0.04个百分点;不良贷款1450.85亿元,比年初增加151.79亿元。

从一季度看,截至3月末,甘肃省不良贷款率高达3.70%,比年初增加0.1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676.53亿元,比年初增加55.49亿元。深圳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1.22%,比年初上升0.15个百分点。

截至6月末,广东(不含深圳)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为1.57%,比年初下降0.12个百分点。2018年2季度末,贵州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558.55亿元,比年初略增;不良贷款率2.43%,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

从银行类别看,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农商银行等中小银行新增不良暴露较多,导致不良率反弹。

一位大行华北分行银行风控人士说,2018年,国有大行划拨出部分利润来消耗不良,处置力度加大、总行配置资源增加、处置速度加快。大部分不良率应当来自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不良开始暴露。

一位华南农商银行人士称,感觉今年以来农商银行不良暴露较多,不少属于之前被隐藏的不良。

7月以来,多家农商银行因不良率大幅上升被调低评级。究其原因,一是不良认定标准趋严使得不良压力显现,如贵阳农商银行、山东邹平农商银行。二是非真实转让的不良资产回表,如安徽宣城皖南农商银行。

强监管推波助澜

银行业不良率反弹,或与强监管有关。

8月14日,中金公司发布报告称,预计监管原因导致不良率走高。具体来看,今年二季度,银行资产质量数据受到监管政策的影响,凸显了底层金融机构而非上市金融机构资产质量的压力。首先,关注类占比环比下降16bps 至3.26%,而不良率环比提升11bps 至1.86%,关注和不良走势背离,极大概率和银保监会要求银行减少逾期90 天以上贷款和不良贷款剪刀差的政策有关。

一位华南农商行人士表示,有监管部门今年提出要求,所有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都要划入不良。而在此前,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可一直划为关注类贷款。有监管或许想在今年利润还不错的年份,集中充分暴露不良率。

中金公司认为,新增不良贷款主要来自于较小的金融机构,尤其是农村商业银行。同期,由于不良确认更为积极,以及监管部门下调拨备覆盖率要求,期末拨备覆盖率环比下降12.6ppts 至178.70%。

上述华东农商行人士认为,实际上,去年以来,中小银行处置不良的力度也很大。但不良突然增加的农商行的不良都不是一天产生的,这次不良暴露的原因中,监管政策因素很大。

今年,银保监会及各地银监局明显加强了对不良处置的监管力度,处罚银行违规处置不良。如,信达资产云南省分公司因“为他行规避资产质量监管提供通道,协助违规处置不良贷款”被罚款30万元。多家农商银行更是因“虚假转让不良贷款”或“违规核销不良贷款”被重罚,包括山东聊城润昌农商银行、湖南江华农商银行等。

经济压力倒逼

招商证券在其研究报告中认为,预计后续农商银行不良率会持续暴露,部分一是农商银行资产质量历史包袱较大,随着监管强化要求贷款真实反映,原来划分在逾期、关注类贷款的潜在不良浮出水面。另外,农商银行贷款主要投向小微和涉农客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动企业盈利回升主要集中在规模以上的大中型企业,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小微和涉农将是不良暴露的灾区。

2017年末以来,多家上市银行调高了拨备覆盖率,究其原因,是在为不良贷款压力提前做准备。

中金公司认为,宏观经济减速和不确定性增强为中期银行资产质量走势增添了不确定性。

一位华南上市股份行总行高管表示:“银保监会今年以来连续下发流动性管理、账户管理、大额风险管理等文件。我们内部进行测算,尽管要到2019年才正式实施新政策,但涉及流动性的所有指标,我行已经超过银监会要求的最低标准。”

“中国经济处于L型底部,但还不太稳定,这一时期银行的违约、不良也是不稳定的,银行业不良率有所反弹已反映这一趋势。”

“去杠杆之下,很多路径被堵死了。”某华南股份行高管在股东大会上坦言。此外,当前“贸易战”等因素对经济总体而言影响比较大。

他表示,5月以来经济和金融数据出现三大变化。一是社会零售消费品增速个位数增长,此前十多年来都是在10%以上。这可能是由于降低汽车关税等因素导致,但究竟是临时性的还是长期下降仍待观察。二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行,基本建设不太可能大幅增加,新旧产业也没有完全转化。三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放缓,“既然投资需求没有了,供应也没有了。三个指标看,经济遇到的困难还是比较大的。”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辛继召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