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农商行的不良危机:刮骨疗毒化解不良

日期: 2019-01-31
浏览次数: 129
分享到:

随着宏观经济的变化,商业银行正在面临坏账压力,底子薄弱、经营区域受限的农商行更是首当其冲。安徽桐城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飙升至12.25%的消息引发市场的广泛关注,而这并非今年被曝光的首家坏账激增的银行。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淮南通商农商行、贵州兴义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均飙升至“7”字头。不过曾“失控”升至近20%的贵阳农商行在严控放贷闸门、加大核销力度等一系列措施下,资产质量明显转好,该行2018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下调了9.66个百分点。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形势下农商行处置不良资产任务的压力依旧很重,未来应加强风控。

多家农商行不良率高企

中诚信国际近日出具的一份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安徽桐城农商行在2018年末的不良贷款率由年初的3.03%飙升至12.25%,大幅上升了9.2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45.26%下降至25.2%;资本充足率由14.06%变为2.28%。其中,该行拨备覆盖率远远低于银保监会规定的120%-150%的监管要求。

对于信贷资产质量的急速恶化,评级报告显示,直接原因是安徽桐城农商行为了响应监管对不良贷款全面真实反映的要求,将21.78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2018年末不良贷款激增,由4.23亿元增至16.8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安徽桐城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高企并非个例。1月24日,淮南通商农商行发布的2019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18年11月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进入“7”字头,为7.37%,较年初的3.01%大幅上升了4.36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的上升使得拨备计提不充足,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由129.87%下降至2018年11月末的77.96%。

另一家“7”字头不良贷款率的银行是贵州兴义农商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7.45%,相比2017年末下降了0.45个百分点,但仍居高位。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在2017年出现加速增长,由2016年末的3.95%大幅攀升3.95个百分点至2017年末的7.9%。

贵州平塘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也逼近“7”,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攀升1.55个百分点至6.49%;拨备覆盖率由117.34%降至113.53%。事实上,该行的资产质量恶化从2017年就开始显现。2017年末,贵州平塘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4.94%,较上年末上升1.96个百分点。

此外,在北京商报记者统计的多份农商行2019年同业存单计划中,截至2018年9月末,新余农商行、江苏邳州农商行和江苏新沂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逼近“5”,分别为4.88%、4.67%和4.78%;河南登封农商行、贵州花溪农商行、江苏阜宁农商行以及河南舞钢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进入“3”时代,分别为3.85%、3.87%、3.86%和3.55%。

刮骨疗毒化解不良

在多家农商行不断曝出真实不良贷款率的同时,也有不少银行加大压降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使得资产质量明显好转。

曾因不良贷款率飙升至近20%成为市场焦点的贵阳农商行近期又以不良资产大幅改善进入大众视野。根据该行日前发布的2019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贵阳农商行通过重组、诉讼、核销、打包处置等方式着力降低不良贷款,使得该行不良贷款率由2017年末的19.54%降低至2018年末的9.88%,大幅降低了9.66个百分点。

另一不良贷款率大幅下降的是泉州农商行。该行通过清收、转贷、核销和剥离等多种措施压降不良贷款规模,并利用资本公积等权益账户集中核销和剥离了较大规模的不良率贷款。截至2018年9月末,泉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由2017年末的6.52%下降至2.96%,降低了3.5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提升76.42个百分点至179.62%。

农商行通过加大拨备计提方式来改善资产质量。例如,贵州清镇农商行2019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的拨备覆盖率较2017年末提升约47个百分点至118.39%;不良贷款率由2017年末的8.5%下降至6.48%。不过这也使得该行的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2018年前9个月的净利润为0.41亿元,相较2017年同期的1.04亿元缩水60.6%。

一般来讲,银行可通过清收、核销、不良资产证券化等途径来处置不良资产,不过会对银行的净利润产生影响。恒丰银行战略研究部研究员王丽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银行通过清收、不良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化解不良,有助于银行腾出更多信贷资源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若是通过核销途径来化解不良,则会拉低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并对净利润产生一定负向影响。

坏账处置难度加大

事实上,长期以来,农村商业银行受限于地域、客户资源和员工素质等方面因素,更已成为坏账暴露的重灾区。而随着金融去杠杆、监管趋严,再叠加经济周期性的低迷,整个银行业面临的不良资产压力依然存在,银行坏账率也显著上升。

银保监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7%,较上季末上升0.01个百分点,较2017年末上升了0.13个百分点。其中,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4.23%,虽然较上季度末下降0.06个百分点,但是与2017年末相比上升了1.07个百分点。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出现好转的“苗头”,但是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仍有上升趋势,防控金融风险的压力仍然很大。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表示,当前形势下,银行业整体的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而农商行甚至会出现加剧上升趋势。未来随着银行业监管制度的趋严,很多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会有更多农商行的不良资产暴露出来。

不少农商行都把处置不良放在了重要位置,不过与大型商业银行相比,农商行处理不良贷款的途径相对有限,所面临的难度也更大。刘澄表示,从处置手段来看,不良资产的处置主要分为债转股和债权打折拍卖两种方式,而与大型银行相比,农商行的不良资产折扣率更高,同时农商行又没有很好的处置网络和处置渠道,这些因素都导致处置难度加大。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持不同观点。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指出,农商行的客户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即便出现坏账率也在预期之内。虽然农商行的客户质量相对较弱,但也拥有相对较多的政策优惠和政策性工具,所以与其他银行特别是大型银行相比,处理坏账的难度是不同的,不过整体难度相差不大。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崔启斌 吴限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