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你为什么要同情714高炮的“受害者”?

日期: 2019-03-27
浏览次数: 244
分享到:

714高炮该死,但714高炮的用户真的值得同情吗?本文或许会让很多人感到不适,毕竟“714高炮”、现金贷的用户是“受害者”的观点已经深入人心。当然,或许真的有0.1%、1%或者10%的用户真的是受害者,为了这些真正的受害者,本文会尽量克制。

714高炮该死,正如黄赌毒该死,但714高炮也如黄赌毒一般:该死,却始终死不了。究其原因,无外乎是有一群用户、受害者或者说社会需求的支撑,就好像黄赌毒背后总是有一群嫖客、赌徒和吸毒者……

1、不解

“活的心思都没有了,我自己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我一下撞死我就解脱了。”315晚会上,这名714高炮受害者董女士的遭遇,触动了很多人,但留给读懂新金融的更多是不解。

有人说,714高炮是一个漩涡,一旦沾上,就会慢慢被撕扯进漩涡中心,万劫不复。既然如此可怕,为何总有人像董女士这样踏进去?

不解!

董女士说自己“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既然有车,为何不以车辆抵押借抵押贷用于周转?为何不早点把车卖了还债?(当然也不排除车是租的)

董女士通过网络向714高炮借款,为何不通过网络向支付宝、微粒贷、京东金条、百度有钱花和一大波持牌、合规的线上渠道借款?难道这些大公司的知名度和推广力度不如714高炮?

不解!

而且董女士还说:“砍头息吧它是坏在明处”,从第一次借款的时候她就看到砍头息的收费,既然人家都坏在明处了,知道是坑了,为何依然跳进去?跳进去一次就算了,还要反复的“跳”?

不解!

是什么样的生意,7~14天的贷款就可以周转?既然催收猛于虎,为何董女士在视频中那一张张记录欠款的纸,为何写了那么多”(不用还)”、“(骚扰)(不用还)”、“(女的不还)”?难道催收越猛,骚扰越强,压力越大,越不用还款?

不解!


你为什么要同情714高炮的“受害者”?

你为什么要同情714高炮的“受害者”?

你为什么要同情714高炮的“受害者”?

读懂新金融不愿揣测董女士是什么样的人,毕竟过分地质疑受害人,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为,但这些“不解”,可以留给屏幕前的你思考。

自媒体愉见财经将“714高炮”的用户总结为四类人群:

第一,不自控人群:行使远超过自己日常工资和消费能力的及时享乐需求,不管是为了充面子、谈恋爱、打游戏买装备、打赏主播还是什么动机,总之就是失去自律,甚至于失去自控能力了。

第二,黄、赌、毒。

第三,借新还旧一层层蔓延过来的。信用卡还不上了借现金贷还,现金贷还不上了到处找APP借款的“口子”,最后借到“套路贷”、打到“高炮”上……总之人生陷入死循环,平台越借越多,债务越背越重,利息越借越高,在焦虑中拖延着并等待着“爆掉”的那一天的来临。

第四,从“羊”基因突变成“狼”了,俗称“撸口子”人群,就是那种内心独白为“凭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还”的无知无畏者。于是“714高炮”的故事里又发生了很多大狼(坏平台)与小狼(坏借款人)狼咬狼的狗血剧。

对于愉见财经的总结,读懂新金融完全赞同。

2、“赌徒”

“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发现好多努力没有结果,我心痛。爸、妈,我跳了,别给我收尸,太丢人。爸、妈,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们。“2016年初,21岁河南大学生郑某因校园贷跳楼,给父母留下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和这只言片语。

在去世之前,郑某还曾说”赌徒都不值得同情”。

2015年2月接触赌球,2016年3月无力偿还赌球欠下的各类校园贷、网贷、高利贷而自杀。郑某值不值得同情?

从读懂新金融的视角去看,只能说:在愤青的时候,完全同情;如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怒的成分大过哀。

校园贷与714高炮不同,它的原罪不是高息,而是将贷款发放给无收入能力、自控能力弱的学生,给了大学生诱惑和犯错的机会,校园贷最后的结果无外乎两个:学生的父母为学生的冲动兜底或者学生反复的借新还旧。

“一个老师交出百样学生”。

时间向前推十几年,那时还没有校园贷,但很多学生可以申请信用卡,信用卡的基本逻辑和校园贷相同,也自然会有银行逾期高企、学生陷入还债泥潭的事情发生,但读懂新金融身边有很多人在感谢大学时信用卡,原因很简单:信用卡给了一个证明他们信用的机会,在走入社会之后,可以更容易的享受到更多优质的融资渠道。

在校园贷风靡的时代,“读懂新金融”还没毕业,那时候微信就可以赌球,很多人也曾多次接到过趣分期(现趣店)、分期乐等平台的宣传单页,但是我们身边真正会贷款的学生“凤毛麟角”:一部分人是北京的孩子不缺钱;一部分人缺钱、想消费,自己兼职打工,说得悲惨点叫一个汗珠掉地上摔八瓣,对于校园贷不是不想借,而是掰手指头算了算,发现:一个月千八百的生活费真还不起。

我们没有接触“赌球”这种可能暴富的机会,也没有借校园贷泡妞、潇洒,我们自然也不需要同情的眼泪。

如果以这个逻辑去看714高炮,何尝不是一样呢?缺钱,哪怕亲戚朋友那里借不到,哪怕银行、支付宝、微粒贷都没有授信额度,哪怕在网贷都借不到钱,你还可以去饭馆当当服务员、超市里做做导购,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也能赚到714高炮平台授信的一两千块,何必把自己推入“旋涡”?现在这个时代,多数的人就算不是“英雄汉”,也没那么容易被“一分钱”难倒。但如果你自己想做一个“赌徒”,谁有能力阻止呢?

3、“受害人”

有的时候,我们过多的去同情受害人是对“非受害人”的不公平:要知道,无论是什么融资渠道,持牌的、未持牌的,哪怕是714高炮,都有一部分利息是用来覆盖那些“老赖”和无力还款的“受害人”造成的坏账损失。

说的直白点,只要你借款,就一定要变相地帮“老赖”和“受害人”还款的。你觉得谁是真正的受害人?不管是借款用户,很多时候正规的金融机构都比“受害人”更像受害人。

马上消费金融创始人赵国庆曾表示:

“催收可能会成为行业发展的很重要的瓶颈,在经济下行的时候,用户预期会发生变化,收入和偿债平衡会重新塑造,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产生用户还款的问题,越是这样,双方的矛盾可能会越来越激化。

从用户的角度讲,作为子女赡养父母很重要,对于学生来讲好好学习很重要,对于创业者向死而生很重要,但是借钱还钱也很重要。在一些必要的时候,如果不是恶意逃废债,真的是本人陷入了一定的困境之中,我们该豁免也得豁免,该展期就展期,该支持就支持。(从这个角度讲)我们是真正弱势群体,因为借钱时候不考虑定价的,但出了问题,我们必须稳妥的处理、负责任的处理。”

正如赵国庆所说,催收已成为行业发展的瓶颈之一。互联网的高速传播性和互联网金融的高度可得性,让许多不具备金融常识甚至不具备还款意愿、能力的人能够轻而易举享受到金融服务,虽然极大地提高了金融的普惠性,但随之而来的逃废债,也造成了不小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催收是贷后管理的手段之一,过去很多企业以粗放式乃至暴力式催收控制了金融风险,却放大了社会问题,特别是在“‘老赖’会维权”的当下,金融机构确实有些弱势群体的意味。

4、结语

本文说了很多对714高炮“受害人”不利的言论,并非是读懂新金融铁石心肠,只是见得太多,有太多无奈。

714高炮该死,但它为什么死不了?这其中或许有监管、执法部门不作为的问题,有普惠金融建设缓慢的问题,又或许有许许多多其他的问题,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那群“不幸、不争”的“受害人”始终存在。

多数人不会吸毒者、嫖客、赌徒而悲伤,但对于714高炮的“受害人”群体却遭到社会舆论十成十的同情,这导致一个“群体存在”之外的新问题:多数“受害人”不思悔改。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如果一味同情而不理性看待这些“受害人”,“买卖”绝不可能有偃旗息鼓的一天,“杀害”自然永无止境。

很多时候,问题不止出在作恶者身上,“受害者”也有无法推脱的责任,起码在黄赌毒和714高炮上,是这样。

赌徒不值得同情,愉见财经总结的那四类714高炮的人群,一样不值得(虽然对于郑某,我也同情过)。


文章来源:读懂新金融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