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切换
媒体中心 News

信托公司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两难处境

日期: 2019-07-01
浏览次数: 41
分享到:

消费金融,做还是不做?如果说一年前还有信托公司对消费金融的业务逻辑表示怀疑,那么到了2019年年中,已经很少有人再如此公开反对了。对于行业中的领先机构来说,消费金融业务已经扛起了信托业务创新的大旗,成为足以和传统业务比肩的创收先锋。

信托公司要求发展,然而高成本、强兑付的资金属性决定了,信托公司只有抱着哪些最赚钱的行业才能控制住风险。至于那些ROE不高的工商企业看看就好,2018年,即便是优中选优的上市公司也给行业上足了风险教育课。如今大家都想明白了,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交易对手才是最好的风控(躺着赚钱的行业是最棒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尽快入场消费金融的理由不要太多:翻看2018年消费金融公司年报,捷信净利润近14亿、招联近13亿,行业头部机构赚的盆满钵满,仅仅单一业务利润就比肩一些发展多年的信托公司。

然而虽然明面不说,部分信托公司对于消金仍然顾虑重重,尤其是前两年没有赶上入场时机的观望派:就算消费金融整体是好资产,但经过了好几年的跑马圈地,头部交易对手已经趋于红海;加之近两年的强监管期开启,如今的消费金融市场马太效应增强、资产分化,当初蓝海时候都没入场,现在才入场岂不是当了接盘侠?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消费金融的根本逻辑是高利率覆盖高风险,然而随着近两年的监管收紧,714高炮被曝光后,行业天花板已经被限定在了36%这一红线。不管用何种名目规避,一旦综合成本碰线就涉嫌违法,于是“高成本高收益的高铁”一下子被降速成了“中成本中回报的动车”。资质较差的共债客户失去高利率贷款续做,被迫下沉到灰色的民间借贷市场,而机构合规进入的市场空间则直接被锁死。失去了更下层的兜底资金,现有的资金纷纷向头部交易对手和头部客户集中,如今,以BATJ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巨头合作越来越难,从最初的单纯放款通道、到优先劣后的结构设计、再到少量保证金、甚至连回购也不再提供,头部机构的资金成本越来越低,杠杆水平也越来越高,等他们吃饱了,其余机构的资产质量会更差。

站在当下的时点上,消费金融的正反双方都有充足的理由,此时再单纯思考行业本身的好坏不足以支持决策,而信托公司是否建立了符合自身实际的业务策略才是能否入场的关键。

对于没有做过的机构,如果没有承担风险的能力和面对风险的准备,那就干脆保护好自己,只做头部交易对手、通过结构化安排和回购严格切分风险,或者做些抵押类资产,看不清楚的就坚决不做。这样虽然上不了量,但总比一头扎进市场却发现根本没做好应对风险的准备要好。

另一方面,如果信托公司决定此时入场,那么单单按照别人的老路做是不够的,如今机构间交流频频,哪一家不是下定了决心好好做?哪一家不是考察了一圈多方讨教?此时入场的要点,第一是要快马加鞭,抢在头部资产彻底封闭之前尽可能动员资金锁定好的交易伙伴,形成数据积累和能力培养的正向循环;更重要的,此时入场必须要有主动承担风险的觉悟、能力和处置手段,而不是单纯地指望B端的风险兜底。在安全垫显著变薄的情况下,业务模式最终或将类似地产业务一样,向着同股同权共担风险的方向发展---只有这样信托才能与头部机构展开合作。因此除了对B端准入和风险严格控制,信托公司必须形成对C端风险的识别能力和对应的风控策略方能开展业务,在能够下沉的地方下沉换量。最后,后来者入场还要学会面对不良的升高,消费金融行业尚未经历过宏观经济的下行周期,一旦遭遇行业萎缩,流动性安排和资产处置方案必须提前做好。

至于长期发展,进入2019年,获客难、获客贵是横在消金市场最大的难题,市场上有信贷需求的用户就这么多,资质较好的会首选银行。那信托公司的未来定位在哪?向左走,变成消费金融公司或者流量巨头吗?消费金融公司动辄数亿、数十亿的资本金全倾全力做单一业务,信托公司投几百万建系统都心疼,仅仅依靠十几个人的单一部门去做,竞争优势何在?信托机构更合适的选择或许还是向右走,回归金融本源,深耕资金端,降低成本(对接机构资金、打通ABS),同时有选择地承担风险(头部的劣后,二线的优先),不要光想着切分合作伙伴的流量蛋糕,而是要多争取资金成本和风险识别的收益,共同维护好最高质量的借款人,做好消金行业的“服务员”。


文章来源: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      作者:沈修远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金华路2号华道产业园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5 华道数据处理(苏州)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